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65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在点心店里目睹了一切的梅雪不由得感慨这世界还真是危险,然后转过头继续吃着自己的蛋糕,丝毫没有任何担忧,因为刚才他就感觉到危险被解决了。

“拉特兰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危险了?”

“……总比一群人在大街上搞爆炸要好吧。”

众人说着,毕竟她们完全不知道蔓德拉刚才打算做什么,梅雪则是咬了一口冰淇淋,发现那只蓝色的蝴蝶朝着外面飞了过去。

看来蔓德拉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

"

"

ps:嗷呜~什么都多多~感谢大家支持啊~国庆节的每日番外都会在深夜放出,大家早上睡醒就能看到了!

第一卷 : 章推顺便说点事情

恭喜你使用明日方舟转生世界系统。

你的名字叫玛克斯·临光,你将作为黄金天马的后裔,降临在这片苦难的大地。

你将成为无胄盟的一份子,投身于这充满血腥和肮脏的骑士竞技。

现在你触发的任务如下:

一、下克上

击败玄铁、青金大位,成为无胄盟的真正主宰,让白金大位成为你的前台小妹。

二、恢复往日的荣光

你需要恢复临光家的荣光,恢复的方法有很多,比如让临光家的血脉延续下去,也是其中的一种方法。

三、让临光照耀泰拉

身为英雄临光家的一员,你可以选择给这片苦难的大地带来曙光。

原本只是在某个粥吧回了个帖子的玛克斯,一觉醒来发现来到了这片充满苦难的大地,原本应该眼前一黑的他,看到自己的面板后,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ps:上个月的悬赏不算多,唔,除了每天的更新,国庆的七天我还会每天写一篇番外发在全订群里,感谢大家支持!

传送门《我,无胄盟的一箭超人》

第一卷 : 第243章 失忆的蔓德拉会成为宠物猫吗

脑壳疼,这是蔓德拉现在唯一的感受,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只觉得头疼,听不清也看不见周围的情况。

“这位小姐也是倒霉,居然会被天上掉下来的花盆给砸晕,希望不会给她留下什么后遗症。”

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一下着实给蔓德拉砸的不轻,差点连命都保不住了,好在当时正好有救护车就在附近,但是蔓德拉身上只有身份证和一点现金,如果不是因为她穿的还算好,说不定都会被人误认为是什么地方来的流浪汉。

经过医生的诊断,蔓德拉不死那都属于是老天爷饶她一命了,至于收费……嗯,拉特兰虽然一直都很闹腾,但这位女士看上去也不像是有钱的样子,就当是做慈善好了。

拉特兰人的乐天和阳光是出了名的,如果在路旁遇到有人乞讨,她们不会管对方是否是装出来的,也不会吝啬给予帮助,像蔓德拉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

随着医生和护士的离开,蔓德拉感觉耳朵里的杂音好了很多,但她还是不能睁开眼,实际上她感觉自己现在都没办法操纵自己的身体,就好像灵魂脱离了躯壳一般。

而且比起那些有的没的,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让蔓德拉不得不认真去考虑。

我是谁?我从什么地方来?又要去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各种各样的人生哲学问题充斥了蔓德拉的小脑袋瓜,之前那次强烈的冲击对她的大脑造成了相当的影响,记忆方面缺失了很多,她连自己叫啥都要好好思考。

在病房的窗户外面,那只从梅雪尾巴里飞出来的蝴蝶直接穿过了玻璃飞了进来,然后落在床头打量着蔓德拉。

作为一个好姐姐,苏雪儿当然要保护好自己的弟弟,蔓德拉的出现对她来说倒是个意外之喜,毕竟这家伙是真想杀了梅雪的,她下手的话倒是没啥心理负担。

可问题是这家伙是菲林而不是沃尔珀啊,这一点让苏雪儿特别嫌弃,她以前本来是瞧上了铃兰的,但又不忍心下手免得以后被弟弟讨厌。

现在面前这个猫吧……怎么说呢,又不是自己本来的种族,这个胸还特别的平坦。

(比我以前差太多了吧)

越看越嫌弃,苏雪儿觉得还是不要这具身体了,最不起码也得找个闪灵那样的,蔓德拉的这个……一看就是缺少营养。

当然了,这家伙毕竟本来就对自己的弟弟图谋不轨,苏雪儿也不是什么大善人,高低得要了这家伙的命。

(不过……唔,给梅雪做宠物好了)

秉承着不能浪费的原则,苏雪儿倒是觉得可以把这家伙送给自己的弟弟做个保镖或者宠物,反正具体的身份全看梅雪的使用方法,

(作为玩具来说的话……可能抗压能力比较低呢,不过梅雪应该不会弄坏的吧)

苏雪儿想了想,梅雪倒是不管什么时候都那么乖巧可爱又懂事,而且小狐狸在之前确实有过养猫的打算,送他一只猫好了,不过希望到时候不会过于贪玩呢。

下一刻,好不容易想起了自己叫什么的蔓德拉再次感觉脑袋疼了起来,一瞬间的强烈痛苦超过了大脑的承受上限,整个人就这么晕了过去。

幽蓝色的蝴蝶飞入了蔓德拉的潜意识中,开始翻阅并且着手修改了起来。

另一头的大街上,发现蔓德拉迟迟没来回合的拉芙希妮等得有些不耐烦,可是她寻思着蔓德拉虽然是有很大的脾气,但也不至于会迟到啊。

“听说了吗,刚才那边的街上有个外来的游客被花盆砸到了头呢。”

“何止是听说啊,我还亲眼看见了呢,天啊老惨了,那个血就跟不要钱一样的流。”

“这种大风天气确实该把花盆什么的收起来比较好。”

听着路人们的讨论,尽管她们连那个人长什么样子是什么种族都没说,但拉芙希妮有一种预感,她感觉会这么倒霉的除了蔓德拉之外不会再有别人了(特雷西斯打了个喷嚏)

实际上拉芙希妮早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她感觉自己和蔓德拉自从出了深池之后就特别的倒霉,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可以肯定和梅雪有关。

“特雷西斯让我们做这个任务肯定有鬼……”

拉芙希妮不由得握紧拳头,但还是不得不松开,就算是有鬼她也没办法,深池确实需要合作伙伴,特雷西斯和统领的萨卡兹已然是维多利亚境内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而且比起那些,现在还是得优先去确认一下蔓德拉的身体情况,不过本来就没什么钱了,这下……可恶啊。

“所以要先去买菜吗?”

“不了,直接去我家的那边吧,那边的附近就有个超市可以买菜的。”

“哎嘿,今晚我要和梅雪一起嗨到深夜!”

“唔……可是阿能姐姐,凯尔希说熬夜的孩子会长不高的,我不想那样。”

就在拉芙希妮想要去找蔓德拉的时候,恰好梅雪等人也要从这边前去能天使的家里,看着五人组从自己的面前走过,拉芙希妮突然很想在这里就动手,可是衡量了一下两边的战斗力之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嗯?”

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梅雪转过头恰好看见了戴着墨镜的拉芙希妮在打量自己,但下一刻对方就转头离开了。

“怎么了梅雪,是遇到熟人了?”

“不是,是个不认识的大姐姐,可是……”

“可是什么?”

“没什么,是我想太多了。”

梅雪咬了一口冰淇淋,关于塔露拉的事情他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可是刚才的那个大姐姐在小狐狸看来分明和自己的姐姐一样,不是瓦伊凡,而是德拉克才对。

当然,也可能是小狐狸自己看错了,反正不管哪一种都无所谓了,和他又没什么关系,比起那些来说他还是更关心今天的玩法吃什么,希望不要只有苹果派。

这边的梅雪无忧无虑,另一头的罗德岛大队没一个是安心的,尤其是麟青砚,这货恨不得扛着车直接跑到拉特兰去,一直都冲在最前面。

“凯尔希,你在想什么呢?”

令把酒葫芦放在一旁,颇为有兴致的看了一眼凯尔希,坐在前面飙车的路易莎也很好奇这一点,从他们出发直到现在凯尔希就没说过一句话。

“没什么。”

“别装了,你紧张的时候总会像这样冷着脸一言不发,否则还是会说两句的。”

靠在座椅上看着窗外的漫漫荒野,令不由得有些无聊,可更多的也是担忧。

“我们都在担忧着同一件事情,所以才会在这里不是吗……”

“那你何必问那么多呢?”

凯尔希闭上眼,她和令有着同样的担忧,就从常理来说现在的梅雪是不可能有任何意外的,可唯独在某个方面无法忽视。

“因为我很好奇啊凯尔希,活了上万年的你知道的东西绝不会比岁少,不……可能更在那之上,你从最开始就知道梅雪的事情,却又碍于他的姐姐不好靠近。”

坐在前排的路易莎突然感觉自己或许在这个时候应该做个聋子更合适,她都听到了什么,虽然早就猜测过老师的年龄肯定比自己知道的更大,可是上万年……老师只是菲林吧,她是怎么活那么长时间的?

而且他们居然还提到了梅雪,难道小狐狸的年龄也那么大吗?

“你想问什么?”

“果然,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告诉我……梅雪到底是什么?”

一个致命的问题,以至于后面的半句话路易莎都只听到杂音,但凯尔希听的很清晰,她的沉默算是对这个答案的最好回答,不管是不知道还是不能说都是如此。

但也许是令符合要求,凯尔希思索一番之后还是竖起手指,指着自己的上方,然后一如既往的冷漠看着令,眼神里却少有的透露出一丝焦虑和不安。

“时间不多了。”

是的,时间不多了,这是塞壬们经过和乌尔比安的交流之后得来的结果,她们很庆幸自己进化的足够快,至少保护自己不是问题。

“突然感觉泰拉这地方有够危险的啊,一块大陆那么多牛鬼神蛇的盯着,海里还有那么多的海嗣。”

“可即便认识到了自己所处的危机,泰拉的各方势力也还是忙于算计彼此,这群家伙就没点危机意识?”

“毕竟人类就是这种生物嘛。”

塞壬们忍不住吐槽着,这段时间越是研究泰拉的各方动向她们就越是觉得“毁灭吧赶紧的”才是对泰拉最好的结果了。

“谢拉格,都什么年代了这个地方居然才通列车,将来能有个什么用处,指望他们信仰的耶拉岗德从天而降抵挡海嗣还是邪魔?”

“还有这个伊比利亚,真的是……和这群虫豸在怎么能拯救泰拉。”

“这个阿戈尔也是,以前拽的二八五万的,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还出了一群海奸。”

听着这群萝莉七嘴八舌的讨论,甚至还不忘骂一句自己的老家,乌尔比安的心情那叫一个复杂,可是他也不能反驳,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阿戈尔如今的困境很大程度上确实是因为阿戈尔人自己的狂妄自大。

不过他很庆幸至少这群塞壬是站在海嗣的对立面,哪怕她们坦然接受了自己是从海嗣进化而来的事实,这群家伙一个个战斗力跟开挂了似的,连最弱的一个都能跟他五五开,这还不是全限制解除的情况。

而且塞壬的这个科学水平吧……就很魔幻,对,除了魔幻这个词语之外乌尔比安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她们的好。

他完全想不通,这群数个月前连基础电路都不懂是什么的家伙是怎么样用一艘伊比利亚的小破船给造出一艘阿戈尔都搞不出来的战舰的。

“好了好了,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陆上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去,去阿戈尔的姐妹们怎么样了?”

“刚才收到的消息,她们发现阿戈尔的城市有点奇怪,有一个居然建在了距离伊比利亚海岸不到一百公里的地方。”

“炸了它!”乌尔比安毫不犹豫的回答,“那是一个陷阱,为了在将来引诱斯卡蒂上钩的陷阱,我在西罗塞的书信上看见过这个计划。”

“炸掉的话太可惜了。”

阿玛雅想了想,五十个塞壬干掉阿戈尔一座城到是不成问题,不过里面说不定会有点好东西呢,对于现在什么都缺的塞壬来说还是要能节省就节省。

“刚好我们准备搬家,嗯,干脆搬到那边去吧。”

“那这个岛礁怎么办?”

“当然是拆下来一起带走了,话说列维呢,怎么还是没见他人,该不会做实验把自己折腾死了吧”

虽然早就知道列维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塞壬目前还需要他的脑子。

就在另一边的实验室中,列维看着自己手上的实验数据不由得陷入深思,和他想的一样,泰拉确实不是自己原来的世界,尽管两个世界呈现了高度的相似性,但是世界的基础法则上却也有相当的差别,物质组成也有所不同。

但最让列维搞不懂的是,他发现这个世界的源石居然不是单纯的无机物,反而在某些方面呈现出了生物才会有的性质,就像是……就像纳米机器人的集合体一样。

可是这种物质又确实有着相当的能量,只是单纯的作为能源来使用也有可观的前景,但是把它当作爆炸物又只能激发其中的一部分能量,就很诡异。

而最关键的是,列维发现源石和自己的细胞组织是互斥的,准确来说是不共通的,这就意味着他不会像阿玛雅等人所说的陆上人一样感染矿石病。

“看来,这个世界比我想象的更有意思啊……”

列维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他开始好奇这个世界的古文明到底发展到什么水平了,就他个人推测绝对比自己原来的使劲儿要高很多,因为他们甚至能创造出一个全新的可以适应各种环境的物种。

可是这样的一个种族,难道真的会那么轻易的灭亡吗,难道直到死也不知道星空的浩瀚?、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什么都多多啊~

第一卷 : 第244章 今晚和谁共眠?

蔓德拉还记得那一天,在那个下着阴雨的日子里,她的父亲出去乞讨,却被一个路过的贵族发现了感染者的身份,被人活活打死。

之后家里也被波及,重病的母亲和年幼的自己不得不躲藏起来,在这个过程中母亲也病死了,她成了孤儿,每天受冻挨饿,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在仇恨,仇恨着那些杀死了自己父亲,间接逼死自己母亲的家伙。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