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9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女人的背后还站着一个男人,他藏在阴影中,像是对方的影子。

这话乍一听似乎有些瞧不起人的味道,但罗德岛比起面前的这位女性来说似乎确实不够对方重视,毕竟这可是西西里夫人,作为叙拉古的管理者,她有着这样的资本。

“是啊,只是一个罗德岛……可那偏偏是他们最在意的。”

“卡代杜,整合运动的那边怎么样?”

放下咖啡杯,西西里夫人问了一个看上去似乎毫不相干的问题,毕竟整合运动和叙拉古之间的交集并没有那么密切。

“遵照您的意思,已经让柳德米拉和一支小队加入了他们,我们手下的几个家族也在暗中支持着整合运动的发展,不过乌萨斯方面大概很快就会有反应。”

“被发现也没关系,乌萨斯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这次的行动对我们来说没有坏处。”

“可是夫人,恕我直言,我们这样的行动是否会成为部分人的借口?”

“你是说那些没脑子的?”

西西里夫人扫了一眼身后的卡代杜,作为自己最忠诚的守卫之一,有时候他的建议是很有考虑和值得参考的,也正因此她才允许对方出口直言。

“是的,他们尚且对过去那个崇尚暴力的时代抱有期待,根据我们的调查,已经有人忍不住想要动手了。”

“呵呵……这次又是哪个‘家族’呢,波吉利亚?布亚诺?算了,只要别打扰我的兴致就好。”

看着桌上的信件,西西里夫人并没有一如既往的盖上属于自己的印记,而是从抽屉中取出一只口红涂抹在唇上,拿起信在末尾的署名上轻轻一吻,留下了一个鲜艳的唇印。

这是一封特殊的信件,西西里夫人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最后将它装在精美的信封中,盖上自己专用的火漆印。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卡代杜,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会特地邀请一个孩子前来做客。”

这确实是卡代杜所在意的事情,他很少见到有人值得女士这般关注,实际上早在当初叙拉古方面就知道了梅雪的存在,按照龙门的说法,他庇护了那只受伤的孤狼,就如同大帝庇护了德克萨斯家的末裔。

可大帝是什么样的人物,那个叫梅雪的不过是个孩子,根据调查他又并非大炎某位望族的人,却引起了西西里夫人如此的重视。

“卡代杜,你跟了我多久?”

“三年,夫人。”

“三年……呵呵,对他来说,或许三年也不过是眨眼之间,在我们认识的时候,我还只是西西里女士。”

这话听着简单,但在卡代杜听来却是信息量巨大,早年西西里夫人的强势崛起一直都是为各家族讨论的话题,谁都不明白这位女性的背后到底得到了谁的支持,庞大的资金和物资供应,各种周全的布置,如有神助的运气,种种因素推动她坐上了这个位置。

而现在,卡代杜似乎已经知道了一些内幕,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梅雪或许比那些家族想象的更加值得关注。

“将这封信送给罗德岛,亲手交给他。”

“是,遵从您的意志。”

恭敬的接过那封信,卡代杜消失在了房间的影子里面,只留下西西里夫人一人沉思,在她的桌上摆着整个泰拉的地图,还详细的做了标注。

“莱塔尼亚的双子女皇,我,玻利瓦尔的坎黛拉,哥伦比亚的莱茵生命,甚至连萨尔贡的王酋都掺和了进来……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手指轻轻敲着桌子,西西里夫人脑海里再度回忆起和梅雪以及博士小姐相遇的哪个下午,以及叙拉古的祂们对自己的忠告。

【最好不要对他抱有恶意,否则死亡会从命运的尽头向你走来】

"

"

ps:嗷呜~刚好要衔接叙拉古剧情,欸嘿嘿,能凑到一起了!感谢大家支持~总之就是什么都多多的,等到间贴解封之后就开悬赏吧,到时候努力更新!

第一卷 : 第273章 来自西西里夫人的信

罗德岛的日常生活简单而有趣,塞茜莉亚很快就彻底的喜欢上了这里,费莉亚也在凯尔希的安排下进行了初期的治疗,各方面来说一切顺利。

“凯尔希医生,这是今天的检查报告,梅雪确实没有任何的异常,倒不如说相当的健康,甚至健康到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亚叶的脸色很是古怪,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奇怪的情况,明明拍出的片子显示梅雪和正常的身体结构没有任何的不同,但是小狐狸的体内没有任何源石的存在,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泰拉的空气中充满了源石结晶,只要会呼吸就会不可避免的吸入空气中的微小源石,只不过太过微量,不足以造成矿石病,但梅雪这个情况是真的没见过。

“对他来说这件事很正常,但别告诉任何人,明白了吗路易莎?”

凯尔希少见的喊了亚叶的真名,她选择让对方去拿回这份档案是出于对她的信任,但如果要有什么事情,她也不介意亲自动手排除掉一些可能存在的隐患。

“是,老师,我绝不会告诉别人!”

“明白就好,你先回去吧,费莉亚女士还需要调养,梅雪呢?”

“他在陪艾雅法拉聊天,半个小时前才给伊芙利特讲完故事,今晚可能还要陪丽兹。”

说到这里亚叶很无奈的摊着手,梅雪也是属于没闲下来了,但似乎也不算忙碌,每天忙碌着和不同的姑娘打招呼,甚至还和艾雅法拉交上了朋友,本来是社恐的,但在了解了艾雅法拉的情况之后居然选择了主动去和她接触。

“他还真忙啊……”

凯尔希的脸色有些微微的怒意,这小狐狸就不能少招惹点人吗?不过还是算了,既然丽兹的病他能治疗,那么艾雅法拉应该也不是问题。

而且说起丽兹,凯尔希本以为是梅雪治好了她的腿,可是后来又发现似乎不是这样的,丽兹的腿虽然有直觉,但就从医学上来说还具备站起来的条件,更别说跑步了。

可她就是能走,甚至可以称得上健步如飞,如果不是因为梅雪的记忆没有任何的问题,凯尔希都该怀疑他是不是直接实现了丽兹的愿望。

“是这样的,不过多亏了他,这段时间医疗部的病人们心情确实好了不少,那些最闹腾的小孩子也愿意吃药了。”

作为心理和外表上的同龄人,罗德岛的小孩子们总是愿意听梅雪的话,毕竟能有一条无限拿出零食的尾巴真的很酷好不好。

但凯尔希仔细一琢磨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好像梅雪接触的大多是女性啊!?

另一头的医疗部休息室内,刚和艾雅法拉聊完的梅雪一边叼着苹果,左手轻轻抚摸蔓德拉的同时,眼睛也盯着右手的那枚十面的骰子。

他在思考一件事,这枚骰子和自己到底有着怎样的关联,和自己的亲姐姐苏雪儿又是什么关系?

随着一阵清脆的转响,那枚如同黑曜石雕琢打磨而成的骰子被梅雪随意的抛掷在桌面上,看着转动的骰子,梅雪想了想,希望能得到一个十点的数字。

骰子在桌面不断的转动,但最后还是停了下来,恰好是十点。

“果然是这样,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唔……这可比灌铅厉害多了。”

梅雪抱着尾巴把那枚骰子拿在手中,他还没把这骰子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当然,幽灵鲨是知道的,但她同样是梅雪这边的人。

这面骰子很神奇,尽管在别人看来它只是普通的艺术品,罗德岛工程部也只得出了“相当坚硬,物质组成未知”的研究结果,但是剩下的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按照塞壬姑娘们的说法,她们发现这枚骰子的时候它正嵌在那巨大兽骨的头上,拿下来之后就惊动了深海的另一个初生,出于安全考虑不得不撤退了。

说起塞壬萝莉们,这段时间她们上线的频率和人数都少了一些,本来梅雪和幽灵鲨还琢磨着是不是挂上大炎户口进事业编了,这会儿正忙着帮大炎剿灭海嗣呢。

结果问了阿玛雅才知道,因为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和陆上国家交流,再加上大炎风土人情的优异(特别是吃的),这群姑娘这些天玩嗨了,白天出去把大炎海域里能见到的海嗣全都揍一遍,晚上就是各种逛街。

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大炎那边对塞壬们表示了充分的尊重以及合作的诚意,后者也展现出了应有的合作价值。

“猜猜我是谁?”

一双略显粗糙的手蒙住了梅雪的眼睛,传入耳中的声音听上去轻佻却又带着一丝疯狂,像是某种感情达到极限之前即将爆发的前奏。

“拉普兰德姐姐,检查完了吗?”

这个声音自然瞒不住梅雪,小狐狸轻轻摇着尾巴把拉普兰德的手从自己的眼前拿开,转过身主动搂住了她的腰蹭了蹭。

“刚出结果,呵呵,放心吧,还死不了。”

优雅从容的把梅雪抱在怀里一起坐在沙发上,拉普兰德伸手替他抚平有些凌乱的发丝,她说的也不是吓唬梅雪,实际上她的矿石病已经相当严重,医疗部的人特别叮嘱让她一定要多加小心。

“不要总是把死字挂在嘴边,我不喜欢!”

看着自己心爱的小狐狸炸毛摇尾巴的样子,拉普兰德忍不住想要亲他一口,她就是喜欢梅雪的这一点啊,小狐狸乖巧又懂事,却也有任性和强势的一面,拉普兰德居然有些爱上被他支配的感觉了。

“那好我不说了,走吃饭去。”

既然梅雪不喜欢,那么拉普兰德就不会去做,这是很简单也很纯粹的宠溺,这只小狐狸确实弥补了她心里的一个缺口。

尽管拉普兰德在罗德岛一向比较独来独往,但梅雪可是相当出色的交际花,小狐狸的受欢迎程度自不必说,一路上是个人都会跟梅雪打招呼。

“咩~”

好吧,不是人的也会,拉普兰德看着那两只在梅雪脚边蹭来蹭去的黑色小绵羊,那是艾雅法拉的宠物,这些天因为梅雪和艾雅法拉的感情从“聊得来”变成了“好朋友”,这群小绵羊也对梅雪更加亲近,但作为杀手的拉普兰德却敏锐的捕捉到了深藏于它们内心深处的,无法解释的一抹恐惧之色。

尽管看上去再怎么亲近,但这些小绵羊似乎对梅雪有着如同本能的害怕,就像遇到了天敌似的。

(是因为身为动物能察觉到梅雪身上的我所感觉不到的异常吗?)

拉普兰德摸着下巴,这似乎也不是很让人意外,因为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梅雪的不普通,小狐狸那无视常识的尾巴和堪称作弊的幸运就是最好的证明。

“请干员梅雪尽快来会客室一趟,有客人找你。”

就在小狐狸享受着软乎乎的羊毛的时候,罗德岛的广播传到两人的耳畔,梅雪有些疑惑的含着手指,居然会有客人来找他,是大炎吗?还是说整合运动那边?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样的话暂时饭是吃不成了,小狐狸只好摇摇尾巴带着拉普兰德朝着会客室走去。

此前已经说过了,罗德岛的内部其实并不小,梅雪和拉普兰德赶到会客室需要多花点时间,周围的空气里才刚才开始就有些不同寻常的味道,拉普兰德的直觉告诉她有危险存在,眼角的余光扫到一个一闪而过的红色影子。

“怎么了拉普兰德姐姐?”

“……没什么。”

强压下心里渴望和对方厮杀的冲动,拉普兰德牵着梅雪继续朝前走,红仍旧躲在暗中观察,她看了一眼拉普兰德的尾巴,又看了一下梅雪的,一时间陷入两难不知道该抱谁的比较好。

毕竟红自身还是更青睐于鲁珀的尾巴,但梅雪的尾巴也让她上瘾,那个手感真不是盖的。

(拉普兰德有一条尾巴,但是梅雪有六条!)

在心里这样做好了比较,红觉得还是找梅雪好,而且只要她不是突然出现去吓他一跳,那么小狐狸也不会介意让她摸摸。

相较之下,虽然红自己也是鲁珀,但她过于特殊,同族的人只是看到她就会被吓得动作僵硬,甚至连拉普兰德这样的人,只是瞥到一眼也都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如果爆发冲突,那么拉普兰德九成会死在红的利刃之下,猎狼人对狼的压制是无需质疑的。

所以红没办法,她摸过最多的是自己的尾巴,她也不想吓到别人,直到现在她也只有梅雪这么一个可以随意摸尾巴的朋友,至于普罗旺斯的话,她倒是也愿意和红做朋友,但是只要红靠的太近她就浑身不自在,就像被人用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梅雪和拉普兰德走到会客室,阿米娅恰好从里面走出来,小兔子注意到了梅雪的到来,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古怪和好奇。

“阿米娅,是这里吗?”

“是的,哥哥……这次来的是叙拉古方面的人,拉普兰德小姐也要进去吗?”

阿米娅很聪明,她知道拉普兰德和叙拉古的关系,所以小兔子的建议是让拉普兰德在外面等一会儿的好。

“当然要去,既然是叙拉古的人,我不是更应该见识一下吗?”

拉普兰德读懂了阿米娅的潜意思,但她很好奇为什么叙拉古会有人来找梅雪,照理来说这只小狐狸不该和那边有多少联系。

“那好吧,我去给你们准备茶水。”

眼见拉普兰德都这么说了,阿米娅也选择了不再多言,踩着轻快的步子离开。

梅雪抖抖狐耳,伸手推开会客室的门走了进去。

“您好,抱歉久等了。”

会客室里只有一个人,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叙拉古人,他穿着笔挺干练的西装,戴着一顶帽子,从身上的尘土来看他赶路比较匆忙,而且梅雪可以肯定自己不认识他,以前应该也不认识,没有任何的熟悉感。

“您好,梅雪先生,叫我卡代杜就好了。”

自称卡代杜的人先是和梅雪打了个招呼,然后又扫了一眼他身后的拉普兰德,注意到对方眼中的疯狂和压抑之后,心说不愧是拉普兰德家的人。

“卡代杜先生,你找我有事吗?”

小狐狸摇摇尾巴,虽然卡代杜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小狐狸能感觉得出他还是个很厉害的人,而且对自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尊重。

“作为西西里夫人的使者,将这封信件转交于您。”

只一句简单的话,卡代杜成功让拉普兰德皱起了眉头,同为叙拉古人,拉普兰德当然知道西西里夫人是什么存在,可是为什么对方会和梅雪有牵扯?

只见卡代杜从怀中取出一封黑色的信,在信封的表面还有着烫金的花纹,属于西西里夫人独有的火漆印证明了它的来由,拉普兰德的手指轻轻敲打着自己的腿,思索着是否要在这里杀死对方。

“给我的信?”

西西里夫人,这个称呼梅雪梅雪知道,他在前往拉特兰的时候就遇到过受西西里夫人命令沿途给予关照的人,甚至在回来的时候也是叙拉古的官方人员一路护送出境的。

“女士希望您能尽快的回信,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以后再见。”

“不留下来吃顿饭吗?”

“感谢您的好意,但我可能不太适应罗德岛的饭菜。”

说到这里,卡代杜也不知道怎么的脸色有些难看,向梅雪道别之后就走了,全程没跟拉普兰德说一句话。

“我觉得罗德岛的饭菜还挺好吃的啊,怎么……哦,原来是芙蓉姐姐的营养餐啊。”

看着桌上那份就被吃了几口的餐盒饭菜,梅雪顿时就理解了卡代杜对罗德岛的误解从何而来,这玩意儿一般都是出自芙蓉之手,因为味道古怪难以下咽,所以一直以来都没人愿意买,估计卡代杜是随手买来打算吃两口应付一下,结果中招了。

“怎么,很难吃?”

拉普兰德看着桌上剩下的盒饭,看上去色香是有了,不至于难以下咽吧?

“小刻闻了都不吃。”

“……能把饭菜做成这样,也是一种本事。”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