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32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话说梅雪到了没有,没到的话我还是得打个电话)

正当这么想着的时候,陈晖洁就看到了大厅里诗怀雅伸手对着小狐狸又摸又捏的一幕,她突然感觉所有的好心情都没了,腰间的赤霄微微颤动,整个人脸色都黑了下去。

“我*龙门粗口中的极致粗口*的诗怀雅!”

"

"

ps:嗷呜,今天五更到此结束,明天准备十更!希望能多一些读者看啊,另外希望四重上架悬赏的读者可以在这里留下间贴,感谢大家支持!

第一卷 : 悬赏了~来看看啊~

如题,不自量力的开个上架悬赏,无上限的那种,因为四重还没敢看自己的成绩怎么样所以悬赏标准是参考了别的大佬的,不过还是感谢读者们和其他作者朋友的支持,说实在的这本书能有这个收藏实在有点受宠若惊了,你们一天到晚催更,那四重就干脆开悬赏。

悬赏的标准如下(如果你觉得高,没错,四重就是不想更新)

【推荐票不用了,因为没用,但如果多的话就加两章】

【月票300+1更】

【打赏9000+1更】

【黄金宝箱+16更】

【白银宝箱+5更】

【刀片80+1更】

时间就从现在到下周三吧,刚好五天,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嗯,应该不会欠多少的,毕竟四重估摸着更新个两三天你们就把悬赏这件事给忘了。

记录一下当前数据,推荐票37860,月票2248,刀片770。

以上,感谢读者们的支持,明天早上会持续更新五章,然后晚上再放出五章,共计十章,这样可以有效避免你们催更。

"

第一卷 : 第66章 这书不太合适小孩子看吧?

夜晚的龙门灯火辉煌,这是梅雪第一次真正见到城市的夜晚,五颜六色的霓虹让小狐狸眼花缭乱,林立的高楼和庞大的人流让小狐狸有一种陌生感,他的尾巴轻轻摇晃,不由得更加凑近了陈晖洁的身边,这让另一边的诗怀雅心里涌出一股挫败感。

“害怕吗?”

陈晖洁看着恨不得贴在自己身上的梅雪,小狐狸本来就是个怕生的性子,来到龙门也没多久,之前带他逛的时候刻意避开了一些比较热闹的地方,现在逛夜市自然不可避免的要挤入人流中。

“有一点……晚上的人也好多啊。”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因为他实在太显眼了,且不说这张脸,光是背后的尾巴就很难让人不注意,更别说陈晖洁和诗怀雅的身份还是人尽皆知,因此不管是谁路过都要把视线转过来,仔细打量一下这个能让两位近卫局高级警司保护的小狐狸。

“那就牵住我的手吧,这样就不用担心走丢了。”

“嗯呢。”

梅雪轻轻把手放在陈晖洁的手心中,任由她用力握住,心里一下安定了不少,边上的诗怀雅立刻不甘示弱的戳了戳小狐狸的肩膀上,指了指自己,意思很明显。

虽然说和这位诗怀雅姐姐认识没多久,但架不住她送的那个CSM成人的假面骑士FAIZ腰带太戳小狐狸的好球区了,在梅雪这边的好感度已经赶上了能天使,小狐狸抖了抖耳朵,还是把自己的左手也递给了她。

届到小狐狸的诗怀雅心里不由得感觉一阵爽快,梅雪的手小小的软软的,因为靠得足够近还能隐约闻到他身上的花香,这让诗怀雅坚定了自己的玩具攻势是有效的,只要别太着急就行,小狐狸是很懂事,但目前来看不是很懂得拒绝别人的好意。

(等着吧粉肠龙,早晚我在梅雪心里的地位比你高,到时候有你哭的)

诗怀雅给了陈晖洁一个挑衅的眼神,后者也只是轻哼一声,陈晖洁还能不懂诗怀雅的打算?开玩笑,梅雪哪是能用金钱砸到的,小狐狸的原则性不是一般的强,就是常识方面被塔露拉带坏了,不过问题不大,因为梅雪是和她住在一起的,亲亲抱抱举高高也轮不到诗怀雅。

(就你,你也配?)

因为高度的关系,小狐狸看不到自己的两个姐姐在明争暗斗些什么,他只是摇着尾巴,心里的不安被两位姐姐驱散,开始好奇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不得不说龙门真的是超出想象的繁华,小狐狸第一次知道原来城市的灯火居然能把黑夜照成白天,他的目光不断在不同的人或者事物上扫过,时而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就会不由得笑出来,看到有别人朝自己微笑的时候也会礼貌的点点头以微笑回应。

在外人看来,如果梅雪身边的不是近卫局最高级的两位警司,那么这简直是一家三个姐弟的共同出游,话说居然能看到陈警司和诗怀雅警司走在一起不吵架,真是太少见了,就龙门市民已经公认诗怀雅和陈晖洁就是同极磁铁了,根本凑不到一块去,话说那这样的话小狐狸作为一个异性刚好在中间中转也很合理啊。

“要先买玩具还是买书?”

“买书!”

“那我们走吧。”

陈晖洁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书城,刚好她的武侠小说也都看完了,去看看这些天有没有什么新的书值得一看,至于诗怀雅,她的意见很重要吗?要不是看在梅雪的面子上,陈晖洁就算是加班也不可能陪她一块逛街的,虽然都承认对方的能力,但吵架才是她们之间的相处方式,要不是担心吵架会让梅雪学坏,那么这会儿早就彼此亲切问候三百回合了。

说起买书,但梅雪也不知道该买什么,小狐狸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不过黑蛇小姐倒是很懂,学术方面的随便弄几本就行了,多买点漫画和小说,梅雪现在不需要懂那么多,他经历的还不够全面,过于书面化的知识只会造成不利影响。

反过来说,多看点小说或者漫画什么的能有效培养小狐狸的良好人格,嗯,决不是她想把梅雪养成废人好让小狐狸以后只知道依靠自己。

“好多书啊……”

看着架子上琳琅满目的书籍,小狐狸开心的摇着尾巴,他真想把这些书每样都买一本下来塞进尾巴里,虽然不一定会读,但就是想收起来,这就像是群友喜欢收集涩涩的图片一样,就算那之后不一定会翻来看,也一定会收起来,也算是另类的收藏癖。

“想买什么就自己挑吧。”

“嗯。”

夜晚的书城人不多,梅雪的胆子也稍微大了点,小狐狸松开两位姐姐的手撒欢的跑去找自己喜欢的书了,诗怀雅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嗯对,就那本《维多利亚童话新编》,还有那本《如何变得更可爱》,哦,这本《我和母亲不得不说的故事》也不错,那本《姐姐的爱》一看就不是正经书,左手边的《老师今天嫁给我》也拿上】

一边指挥着小狐狸不断扫货,黑蛇小姐也注重于挑选书籍,反正她的培养方向是很明确的,就是别人陈晖洁和塔露拉这种人得逞!至于她?反正她现在又不是人。

“我怎么感觉梅雪买的书都有些奇怪呢……”

因为不像陈晖洁还会挑书看,诗怀雅干脆跟在了梅雪的后面,看着小狐狸用书把小推车塞满,她感觉那些书里好像有几本不太对劲,不过有看不太清楚,只是想到小狐狸属于乖孩子,应该不会乱买什么非未成人限制观看的书籍,诗怀雅也就把这当成了自己的错觉。

其实不止是她,小狐狸自己都觉得黑蛇小姐点名的那几本书有些奇怪,不过他还是照样买下来了,然后推着小车去柜台付钱,当着服务员怀疑人生的表情把书带车一起塞进了自己的尾巴里,然后重新把空车拿了出来。

(回头就可以把这些书也分给伊诺和萨沙他们了)

小狐狸摇着尾巴,他估计这些书进了自己的尾巴也是可以无限拿出来的,到时候整合那边也不缺书本了。

另一边的陈晖洁还在选书,这次她看中了一本新出的武侠小说,其实是大炎那边传过来的,都完结两个月了,略带玄幻色彩,说的是一个人穿越回千年前,和大炎那位传说中的狐仙邂逅并且相爱的故事,叫《蠢萌狐仙爱上我》,陈晖洁皱起眉头,她不是很喜欢这种武侠里穿插太多爱情的小说。

“算了,反正也没别的书可看。”

陈晖洁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趁着诗怀雅还在跟着梅雪的间隙毫不犹豫的付钱把书打包了起来,还顺带着拿上了一本名叫《如何做好姐姐》的书,打算回去仔细研究一下。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啊,悬赏昨天刚开呢,大家给点力啊,四重的码字速度不算快,但日W还是不在话下的,加油啊加油

第一卷 : 第67章 梅雪社死当场

罗德岛的夜晚,洗完澡的迷迭香穿着一件干净的小裙子坐在床上,看了一眼时间,估计和自己同居的煌可能还需要好一会儿才能回来,小猫猫弯下腰从枕头底下拿出了昨晚得到的日记本,昨天被铃兰打断她都没看后面呢。

(4月15日,晴,博士问我下周天气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最好下雨,下雨的话就可以抱着尾巴缩在被窝里睡觉了)

(4月22日,大雨,这场雨好大,博士和凯尔希他们又出去和特雷西斯打架了,真是搞不懂,特雷西斯和特蕾西娅姐姐不是兄妹吗,为什么还要打架啊,不过特蕾西娅姐姐是好人,特雷西斯就是坏人,最好吃饭都能噎死他)

(4月28日,阴,听说特雷西斯吃饭的时候好像差点被骨头卡死,真是个笨蛋)

迷迭香翻阅着一页页日记,发现好像有些不太对,好像每次梅雪在日记里埋怨谁的时候那个人的运气就会变得不是很好,比如梅雪在日记里说博士偷吃了他的蛋糕,结果第二天博士就因为地滑摔了一跤,脑袋还砸到地板了;又或者是日记里被记恨最多次的特雷西斯,这货最惨,每次梅雪咒他都会在短时间得到一定效果。

“是日记的问题吗?”

疑惑不解的翻着日记,迷迭香发现这本日记的最后一页恰好还是空白的,小猫猫想了一会儿拿出自己的笔在上面仿照着写下字迹。

“唔,4月23日,晴,希望特雷西斯能倒霉。”

好吧,其实迷迭香也没见过特雷西斯,小猫猫只是从凯尔希口中听到过这个名字,不过这不妨碍她迫害一下,不过为了验证一下是否奏效,迷迭香还是同时在后面补上了一条“希望明天能有糖醋鱼吃”,然后继续翻阅日记。

此时此刻,远在维多利亚的特雷西斯突然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寒,这勾起了他某些不好的回忆。

还记得很久之前,那个时候他还在和自己的妹妹开战,当时好像是从某个时间点开始他就感觉时不时的后背发凉,在那之后一定会遭遇一些倒霉事,比如吃饭噎到,喝水呛到,走路摔倒,甚至大半夜睡觉的时候头上的吊灯都能掉下来,就跟中邪了一样。

那个时候特雷西斯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诅咒了,可他是什么人?且不说他的地位,赦罪师当初也是花了好长时间都没能搞懂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只能总结出一句可能是运气问题。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凯尔希给罗德岛找了个什么逆天的狐狸精,md就离谱,一个博士就足以倾倒战争的天平了,还来一个能无意识操纵运气同时不限量供应各种物资的存在,特雷西斯当时头都大了,本来他应该是逐步稳赢局面,就因为这俩导致了平局,甚至差点被特蕾西娅反推。

“怎么了殿下?”

一旁的赦罪师看着特雷西斯脸色不太好看,下意识的还以为是又有什么妨碍了计划的存在。

“没什么,只是感觉有些不太舒服。”

端起热咖啡喝了一口,特雷西斯看着桌上的文件,脑海里复盘着该如何夺取维多利亚来为己所用,萨卡兹的内战已经结束,特蕾西娅的继承人尚且不成熟,萨卡兹们需要一个能引领他们的存在,那决不能是一个异族的王,他还是觉得该由特蕾西娅继承王位,只可惜终究是理念不合,萨卡兹不能只靠妥协来谋求生存的。

(如果博士和那个沃尔珀能为我所用就好了)

特雷西斯暗叹一声,然后突然感觉喉咙很是难受,忍不住咳嗽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洒出的咖啡把他桌上的文件打湿了大半,让本就糟糕的心情更加的雪上加霜,直觉告诉特雷西斯这背后肯定有问题。

“来人!”

————————————————————————————————

逛街结束,回到家里的梅雪甚至来不及洗澡,最先想到的就是赶紧回房间把尾巴里的书都摆出来,陈晖洁把自己买来的书放好,然后打算看看小狐狸到底怎么计划的布置房间。

“这个好像是这样装,然后这个放在这里。”

买来的书籍被摆在地上,在放书之前小狐狸还有一件事情要尝试一下,那就是变身!

把箱子里的玩具全都拿出来组装好,梅雪并没有注意到他手上的腰带好像有些不同寻常,不仅找不到电池盖,连个螺丝孔都看不见,把纸盒子连同不知道干什么的电池一并收起来,虽然小狐狸没做过假面骑士,但他看过电视,知道使用方法,。

随着“咔嚓”一声,梅雪发现了一个有些尴尬的事情,他的腰太细了,这条腰带收到最小也有点松,毕竟CSM是成人版的,梅雪的腰不匹配,所以小狐狸不得不在外面多套几件衣服来让腰带恰好卡住。

拿出那个手机按下三次5号键,然后按下待机,听着熟悉的“standing by”的待机声音响起,梅雪不由得高兴的摇尾巴,开心的在床上跳了起来。

“好耶!”

对于一个喜欢看假面骑士或者奥特曼的孩子来说,这是最值得激动的时刻,梅雪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喜悦,就打个比方吧,如果诗怀雅在这里,那他多半会高兴的直接亲她一口,不过她不在。

“然后是……插在这里。”

把翻盖机合上然后插在插槽上按下去,梅雪激动的等待着红色的光芒把自己变成假面骑士,然而这个腰带却发出了“complete”的声音表示变身完成,然后就没反应了,小狐狸的尾巴顿时垂了下去。

【嘛,不要太失落了,毕竟只是个玩具嘛,不要对它抱有太高的要求】

黑蛇小姐从尾巴里钻出来安慰了一下梅雪,小狐狸也是点点头,毕竟这只是玩具嘛,而且还是诗怀雅姐姐送的,有得玩就很好了。

梅雪很快摆脱了那种失落的情绪,然后忍不住拿起变身器学着电视剧主人公的口吻,一本正经的说着自己早就想尝试的台词。

“我没有梦想,但是我可以守护梦想!”

这句台词刚说完梅雪的尾巴晃动的速度都变成了三倍速,小狐狸那叫一个开心,这种帅气的台词没有哪个男孩子能拒绝的好吗,小狐狸摇摇尾巴打算继续玩一会儿腰带,结果就恰好听到了门口传来的细微的笑声。

梅雪转过头,发现陈晖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正很努力的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眼睛弯的像是两道月牙。

“姐姐!”

小狐狸顿时炸毛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些姿势和台词全都被陈晖洁旁观在眼中,一种难以想象的羞耻感让小狐狸的脸红得像是熟透的苹果,他也顾不得那么多,连忙跳下床打算关上门让陈晖洁看不见自己,结果不小心绊倒了摆在地上的书堆。

眼看小狐狸那张可爱的小脸就要和坚硬的地盘来个亲密接触,陈晖洁连忙伸手把他捞起来抱在了自己怀里。

“怎么,害羞了?”

“姐姐全都看见了?”

不用黑蛇小姐提醒梅雪也能感受到自己现在脸颊发烫的堪比河南的地板,都可以拿去煎蛋了。

“额,我要是说没看见你信吗?”

不得不说,害羞的梅雪远比平时更有魅力,就更给人一种想要狠狠欺负的感觉,现在贴的那么近,陈晖洁多少有些口干舌燥的,不过还是强忍着把梅雪放在了地上。

“姐姐快出去!”

害羞过度的小狐狸需要一个独自思考的空间,他连忙把陈晖洁推出门外然后锁上门,然后扑到床上用尾巴把自己埋起来,居然会被姐姐看到自己模仿电视人物,实在是太羞耻了。

被推出去的陈晖洁也没有尝试敲门,而是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不由得笑了出来,她突然觉得以后的日子多逗逗这只小狐狸也挺好玩的,只是刚才看到梅雪的样子,她居然会有一种把他丢到床上的冲动,看来还是定力不够啊。

"

ps:来猜猜看这条腰带现在是不是玩具,唉嘿,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呀!在此谢过!

第一卷 : 第68章 陈sir即将走上不归路

事实证明有时候看了不该看的确实不是件好事,陈晖洁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没想到梅雪会害羞的连尾巴和头发都不让自己帮忙吹干了,突然感觉很亏啊,而且看着那边自己吹尾巴的梅雪,陈晖洁感觉自己现在要是靠近的话说不定会把小狐狸给吓跑。

无奈之下还是只能先回到卧室里拿出之前买的小说看看,客厅里的梅雪听着陈晖洁关门的声音多少松了口气,小狐狸现在都还有些脸红呢,一方面是刚才把陈晖洁赶出去多少有些不礼貌,二是一想起自己羞耻的样子被人看光了实在很不好意思。

这就好比小时候写在笔记本上的中二小说被喜欢的人翻出来还念给自己听一样,让人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躲着。

【不就是被看到了吗,反正她都差不多把你看光了,被看到你学电视人物也没啥的】

“这不一样的。”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