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33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小狐狸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还是有些烫,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陈晖洁了,总是会因为想起自己刚才的事情而有一种赶快跑开的冲动,刚才洗澡都是趁陈晖洁不注意遛进的浴室。

其实这也是梅雪自己的羞耻心作怪,他摇了摇尾巴,对小狐狸来说刚才的那件事就相当于前几天晚上被陈晖洁和能天使一起看到自己洗澡一样,不过仔细一想……既然是一样的,前段时间都被看过一次了,好像这次也就没那么严重。

一想到这里梅雪心里立刻就好受多了,抖了抖耳朵看着陈晖洁的卧室门,还是没能鼓起勇气过去敲响,只好赶快把尾巴吹干然后关灯回自己的房间去收拾东西了。

卧室里的陈晖洁并没有选择先看那本武侠小说,而是好奇的拿起那本《如何做好姐姐》翻开看了一眼,当她本能的快速扫过第一段的时候,陈警官突然反应过来这居然是一本言情小说,还是姐弟系列的。

“这……这……”

陈晖洁可以对天发誓,她真的只是下意识以为这本书是教怎么做好姐姐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啊,话说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不行,再看一眼。

“还真是啊。”

二话不说合上书页,陈晖洁感觉自己的精神受到了污染,这本书居然开篇就是写故事结尾的男女主角走到一起,还直接就是结婚当夜。

(不对不对,再看一眼确认一下)

于是乎,陈晖洁就在“怎么能看这种东西”和“好怪啊再看一眼”两种心态之间反复转变,每次都是看一眼就合上,然后又忍不住想再看一眼。

虽然说是第一次看言情小说,但这本书能出实体书还是有点本事的,剧情环环相扣,文笔挑人心弦,人物之间的对话和互动行云流水,陈晖洁发誓自己真的是因为这些才看的。

“嘶……从小相依为命的姐弟,姐姐是强势的性格,弟弟比较内向,嗯,怎么感觉这么熟悉?”

陈晖洁摸了摸下巴,然后继续读下去,越读越不对劲,言情小说大多着重感情和人物互动,这本当然也不例外,而且从姐姐的角度着重描写了对弟弟的喜爱从何而来,还详细写明了面对那些比较内向容易害羞的弟弟类型的男孩子就该果断出击,让陈晖洁不由得感慨“原来这么简单就能拿下一个人啊”。

于是乎陈晖洁第一次把自己喜欢的武侠小说放在了一边,抱着一本以前一向不喜欢的言情小说阅读了起来,甚至忽略了时间的流动。

“内向的男孩子一般有很多小心思,但又碍于脸皮薄不好说出来,其中一些懂事的会经常装成小大人的模样,这种只需要亲密一点就……”

一边看着,陈晖洁脑袋里也多了很多以前从没了解过的知识,她感觉自己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直到读完了整本书的第一个剧情转折点才终于依依不舍的放下书,发现这会儿居然都已经十二点多了,她居然花了两个小时只读了三分之一的内容。

“不行,还是得睡觉了。”

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明天早上还得上班,陈晖洁打算起身看看梅雪是不是睡着了,顺带着冲个澡然后睡觉,然而当她打开门的时候才发现小狐狸就站在自己的门口,一手拿着一杯热瘤奶【注1】,另一只手似乎正打算敲门,然后不偏不倚的恰好敲在了陈晖洁的胸口。

意识到姐姐开门的梅雪抬起头和陈晖洁对视着,白皙的脸蛋逐渐变得有些微红,显然之前的事情还是有些放在心上,不过小狐狸还是把手上的热奶递了过来。

“刚才看到姐姐还没睡,就给姐姐准备了热瘤奶。”

“没什么,只是在看资料而已,这么晚了还不睡吗,会有黑眼圈的。”

陈晖洁接过瘤奶放在桌上,然后俯身抱着小狐狸蹭了蹭,刚才用手握住杯子的那一刻她就明白这只小狐狸肯定在门外站了好一会儿,说好的热瘤奶都已经冷了,他肯定是看到自己的房间亮着灯,但是又不知道是不是在忙所以不敢打扰。

“下次直接敲门,不对,直接开门就好,你在外面一直站着等,要是我直接睡觉了岂不是浪费你一番好心吗?”

揉了揉梅雪的脑袋瓜,陈晖洁感慨还好自己打算冲个澡,否则真不知道小狐狸一直在外面等着。

“没关系,梅雪会自己喝完的。”

小狐狸轻轻摇着尾巴,张开手搂住姐姐蹭了蹭她的脸蛋,他其实也就是等了几十分钟而已,和陈晖洁想的差不多,小狐狸确实是因为担心打扰她才不敲门的,刚才也是觉得很晚了,才会打算敲门提醒姐姐快睡觉。

“那可不行,你是给我准备的,当然得我喝。”

搓了搓梅雪的尾巴,陈晖洁突然意识到自己阅读那本小说的熟悉感从什么地方来的了,那特么不就是自己和梅雪的翻版吗?

“唔……对不起姐姐,我刚才不该赶你出来的。”

“没关系,我也该敲门再进去。”

简单的道歉,简单的相互理解,陈晖洁在梅雪的脸上亲了一口,也得到他的回亲,她感觉生活里多了个梅雪真的是件好事,身心都得到了很多放松,生活不再枯燥了。

“好了,快去睡觉吧。”

“嗯,姐姐晚安!”

看着梅雪转身离开,陈晖洁突然很想抓住他的尾巴然后把他拽进自己的房间里,然而她还是忍住了。

作为一个警司,进近卫局永远不可能是因为蹲局子!

"

ps:大家加油~啊加油~四重看了一眼,才欠这么点悬赏,也就一个星期的份量,可以的可以的,这次稳了。

第一卷 : 第69章 特雷西斯这个倒霉催

双月同天,夜幕笼罩,哪怕繁华如龙门也像是进入了安睡中,可是总有人是睡不着的,就比如近卫局加班的星熊,比如忙着招呼生意的诗怀雅,还有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的陈晖洁。

讲道理,如果不是那个时候喝下去的时候还仔细尝了尝,陈晖洁都该怀疑自己是不是喝了咖啡,不然没办法解释她现在这个精神状态啊。

“怎么回事,越睡越精神了。”

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陈晖洁发现自己一闭眼就会梦到一些不太对劲的事情,比如那天晚上在浴室的粉色一幕,比如刚才拥抱梅雪时候嗅到的花香,比如那本小说上的所有细节,全都跟刻在她脑袋里一样的想忘都忘不了。

“嘶……我该不会真的被塔露拉传染吧?”

陈晖洁揉了揉太阳穴连忙摇头,她可不想被诗怀雅送进局子里啊,不对,她又不是对梅雪抱有什么非分之想,怎么可能被抓呢。

“梅雪应该是睡着了吧?啊不行,太精神了也不是好事,早知道就带点文件回来批改着打发时间了。”

反正都是睡不着,陈晖洁揉了揉眉心站起来,打开灯拿过那本小说又开始阅读了起来,打算就这么熬到自己犯困为止。

与此同时睡不着的人还有很多呢,比如罗德岛上的迷迭香,此刻小猫猫陷入了一个比较纠结的境地,她很喜欢枕头底下的日记,可是这本日记不够看啊,梅雪写的时候基本每天都是一句话就概括完了,因此迷迭香已经看了将近三分之一,她现在的心情就跟每天等着四重更新的读者差不多。

另一个就是远在维多利亚的特雷西斯了,自从类似被梅雪降下厄运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就格外警惕,并且意识到自己需要做点什么了,别的不说,他可是知道梅雪和博士下落不明的事情的,现在梅雪居然还在咒他,难道是已经回到凯尔希身边了?

不管怎么说,如果再让梅雪和博士站到凯尔希的那边,那么他就有麻烦了,现在处于维多利亚境内可动的力量不多,还是要借助一些本地的力量,特雷西斯干脆拨通了电话。

“喂,嗯,是我,接情报部……情报部,对,这次需要你们找个人。”

连照片都不需要,特雷西斯是不可能忘记梅雪长啥样的,就因为梅雪的存在他当初足足倒霉倒了一整年,虽然没受到多少实际的伤,但是会比较丢人,特雷西斯早就把他的长相记下了,更别说当初那货居然一夜之间搬空了他们所有的粮食储备,在某次至关重要的战役中,就因为梅雪嫌弃太阳晒,万里无云的天在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内就下起了大雨,导致他们大败一场。

如果不是潜伏在巴别塔内部的卧底把这些告诉特雷西斯,那他说什么都不会信的。

“嗯,一个沃尔珀,四条尾巴,银色毛,长发,眼睛是蓝色的,不知道具体位置,尽量找就行,对,派几个特别聪明能干的去……没有?”

电话那头的答复让特雷西斯愣了一会儿,然后皱起眉头,看来下面的人还是不服他这个临时掌权者。

“那就给我找几个比较聪明的……也没有?”

这特么情报部这群混蛋一定是故意的,特雷西斯发现自己今天的运气是真不行,这要是和梅雪无关他打死都不信,上次他这么倒霉就是因为那只狐狸。

“呼……那就给我找几个还算聪明的!这也没有?那你们有什么?”

特雷西斯一怒之下一巴掌把自费购买的昂贵厚重的办公桌都拍散架,厚重的大理石底板直接砸在了他的脚上,又疼又气他把手上的座机都给捏碎了,如果不是顾及自己的个人形象,那他怕是会直接爆粗口。

“那就给我找几个能喘气的!找到那个叫梅雪的沃尔珀!”

然而安睡的小狐狸并不知道自己无意间背了一口黑锅,说实在的这好像和他也脱不了干系,毕竟那个日记本是他的,不过梅雪这会儿忙着做梦呢,没工夫搭理那些。

小狐狸此刻正在梦中,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同样是银色头发的大姐姐,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很是亲切,明明以前都没见过,不对,没见过的人原来也是会梦到的吗?

“这里是什么地方,没见过啊。”

摇着尾巴,小狐狸发现这里和自己印象中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对不上,完全是一片白,除了面前这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大姐姐之外就没别人了,然而连面前的她似乎都只是镜子映出的倒影。

“这里是我们约好的地方。”

镜中人微笑着抖了抖耳朵,梅雪也心有灵犀的摇了一下尾巴,他发现自己和面前的这个人很相似,除了身材的略微不同和服装之外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真要说还有什么不一样可能就是眼神了。

“约好的地方……那个,姐姐你是谁啊?”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人的时候梅雪心里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很是高兴和开心,却又感觉悲伤,两种矛盾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梅雪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我是姐姐啊。”

镜中人微笑着伸出手想要给梅雪一个拥抱,然而她的手只能触碰到镜子,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梅雪有些不明所以,但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伸出手想要触碰镜子里的她。

“我是说名字,我叫梅雪,姐姐你呢?”

“梅雪……这个名字真好听,我怎么就没想到给你起这个名字呢。”

镜中的女性喃喃自语,随后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指着自己,梅雪抖了抖耳朵,发现她的尾巴也下意识的摆动了一下。

“我的名字很多,有人称我作灾难本身,有人说我是厄运的集合体,虽然我给自己起的名字叫苏雪儿,但我还是更习惯听你叫……”

“姐姐。”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苏雪儿这个名字的时候,梅雪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了这两个字,镜子里的苏雪儿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在梅雪的面前破碎成无数的镜子碎片,这些碎片又化作无数蓝色的蝴蝶围绕着他翩翩起舞,最后飘落在他的尾巴上。

“姐姐!”

原本还在睡觉的梅雪突然惊醒,下意识的抱紧了自己的尾巴,被打搅好梦的黑蛇小姐刚打算出来抱怨一下小狐狸半夜三更的不睡觉是干什么,可是当她看到梅雪苍白的脸色时还是选择了用更温和的态度。

【做噩梦了吗?】

“我不知道,我忘记自己梦到什么了。”

梅雪捂着自己的胸口,他刚才梦到了什么?为什么心里感觉这么难受,像是喘不过气一样。

【你哭了?】

黑蛇小姐爬到梅雪的肩膀上,这才发现他的眼角滑落了两滴泪,眼神里是迷茫和悲伤的情绪,

“我也不知道,就是……很想哭。”

梅雪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他抱着尾巴躺回床上,这下他也睡不着了。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唉嘿~说好今早五更,还有五更留到晚上~阅读愉快~

第一卷 : 第70章 陈sir决定主动出击

第二天工作的时候小狐狸的精神状态显然不怎么样,摇尾巴都不是那么有精神了,今天要送的包裹不多,因此这次不需要分组,能天使成功的get到了小狐狸。

“梅雪,昨晚没睡好吗?”

看着小狐狸昏昏欲睡,身子也左摇右摆好像随时会倒下,能天使不由得伸出手搓了搓他的脑袋。

“唔……昨晚做梦吓醒了,可是又不知道做了什么梦,然后就睡不着了,我现在好困啊姐姐。”

抱着自己的尾巴,小狐狸下意识的蹭了蹭能天使的手心,是个人都能明显感觉得到他的困倦,能天使看了一眼货物单,估摸着也快送完了。

“再等一会儿吧,待会儿回去之后在休息室补个觉。”

“嗯。”

昨晚的梦模糊不清,梅雪完全不记得梦见了哪些人哪些事,那个时候他只是感觉喜悦,却又被一股更庞大的悲伤压得喘不过气,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眼泪什么时候流下的,于是他就抱着尾巴和黑蛇小姐聊天度过了一夜,现在黑蛇小姐的精神状态也不怎么样,一直打哈欠,最后干脆睡下去了。

坐在梅雪另一边的空则是翻看着昨天上传的那段vlog,小狐狸当然不在意空拍个视频,黑蛇小姐也无所谓,因为她很清楚乌萨斯一定知道小狐狸在这里,但他们不好直接要人,来阴的又玩不过魏彦吾,何况受限于环境影响,泰拉各个城市之间的网络相互独立,龙门的数据网也不可能被传到别的地方去。

事实证明小狐狸还是很受欢迎的,一分多钟的视频下面是近万的评论数,基本都是在问梅雪的事情,比如年龄多大,正脸啥样,能不能拍个照片,可不可以一起吃个饭,愿不愿意结婚啥的。

看着边上已经开始打瞌睡的小狐狸,空觉得他说不定可以尝试走走网络偶像的路线,毕竟只要隔着屏幕,又看不见人,怕生也没关系的。

“梅雪,我可以拍你的照片和视频上传吗?”

“唔……可以的。”

打了个哈欠擦了擦眼泪,小狐狸感觉困极了,他抖了抖狐耳,终究是没能抵挡住困意,闭上眼就要朝前倒去,能天使见状立刻把他扶好,然后拿出自己随身的眼罩给小狐狸戴上,轻轻把他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靠着。

感受着小狐狸的耳朵轻轻磨蹭自己的脸,能天使感觉还挺开心的,主要是小狐狸睡着的样子格外可爱,安静且粘人,也不知道他梦到了什么,居然自己主动抱着能天使的胳膊蹭了蹭然后安心的继续入睡。

“先回去吧,剩下的货晚一点再送,反正只说今天送达。”

看着安睡的梅雪,德克萨斯无奈的做出了这个决定,毕竟剩下的货物都还在小狐狸的尾巴里面呢,他要是不醒,其他人是拿不到的,可是梅雪的睡颜又让人不忍心去打扰。

“我没问题。”

副驾驶位置上的可颂当然也没什么不乐意的,大家都很默契的把声音压低了不少,德克萨斯甚至一反常态的选择了把车速压低,避免颠簸吵醒梅雪或者给他带来噩梦。

以至于路过的诗怀雅认出这是企鹅物流的车时还愣了一会儿,心说今天这群家伙居然懂得遵守交通规则了,当然,她并不知道梅雪就在这里,更不知道小狐狸正靠在能天使的身上安睡。

另一边的近卫局办公室内,陈晖洁把批改完的公文放在一旁,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昨天晚上她倒是没熬夜,而是选择了直接通宵,本来也就是四百页的小说直到现在她居然还是只看了一半,每次看的时候都要逐字逐句的阅读,这是她看书的习惯。

虽然上班时间开小差好像有点不合适,但考虑到自己都已经把事情忙完了,秉承着放松一下的心情,陈sir还是继续翻阅着手上的这本言情小说,她感觉这书上说的很多东西都很有效,比如这个姐弟一起睡觉可以有效增进感情,一起吃饭可以增加交流机会,一起洗澡可以……不对,这个不可以!

“这也太奇怪了。”

二话不说的合上书页,陈晖洁连忙摇头,刚想说这种事情实在让人不耻而且伤风败俗,可是脑袋里又出现了当初梅雪在浴室走光的那一幕,她突然觉得这书上说到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仔细想想看,如果和小狐狸一起洗澡的话,连最后的物理上的布料隔阂也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坦诚相待,光是脑补就让人有些顶不住了,陈晖洁不由得拍了拍自己的连,希望能从这种不对劲的状态中摆脱出来,但就是架不住脑袋自己会反复浮现那个场面,甚至会在脑补的情况下自己给加个滤镜。

一拍脑门把所有的不轨思想压了下去,陈晖洁连忙摇头继续看小说,希望能借此摆脱,但她显然忘了手上这本小说本来就不怎么正经。

“姐姐和弟弟住在一起,了解彼此的优缺点,有时候会对彼此没有感觉,可一旦察觉到了自己的情感,心有悸动也是很正常的,陈雨儿这么想着,决定向弟弟表达自己的心意……”

看到这里,陈晖洁把目光聚集在自己的通讯器上,她突然很想给小狐狸打个电话,随后意识到自己的思想又歪了,忍不住给了自己一巴掌,捂着略疼的脸继续看了下去。

越是看的入神,陈晖洁就越是能和书中的女主角产生共鸣,尤其是看到男主因为告白而选择和姐姐分居的时候她心里也是真难受,甚至下意识的联想到要是梅雪经济独立之后要搬走怎么办?不行,死活不能同意。

“不对,梅雪想要独立是件好事啊!”

无奈的捂着头,陈晖洁感觉自己就不该买这本小说,搞得她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都快整出人格分裂来了,可是这本书写的也很好,再怎么说也是花钱买来的,总不能给丢了吧?还是先看完,看完再丢也不迟!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