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67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这要是凯尔希要考虑的问题,我们只要等待就好了。”

阿米娅微笑,或者说特蕾西娅微笑着回答,而机智如可露希尔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难怪呢,那个时候得到梅雪的消息之后并没有自己行动,而是让闪灵过去。

看着首席位置的阿米娅,可露希尔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这就是宫斗啊,阿米娅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在这里等着凯尔希把梅雪带回来就行,至于怎么带那就是凯尔希要考虑的事情了。

然而在她边上的华法琳此刻一脸茫然,她加入罗德岛的时候梅雪已然不在,所以她不认识小狐狸,也自然听不懂这话里有话的含义。

“进入下一个议题吧,关于博士回归的事情,我们已经和整合运动达成了合作,他们会配合我们将博士带出来,但是考虑到必要的安全性……这次的任务只允许精英干员带队。”

且不管这边罗德岛的会议,另一边的凯尔希确实如阿米娅和特蕾西娅所想的那样陷入了苦恼,因为她发现忽悠梅雪实在是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毕竟现在的这小狐狸学精了。

平心而论,现在要把梅雪带走是一个相当具有风险的事情,上次凯尔希能带走他完全是因为当时大炎误以为梅雪还在沉睡,他们并不知道梅雪的具体位置,直到后来才意识到不对劲。

然而现在大炎已经找到了他,甚至还有把他带回的打算,这让凯尔希不得不深思那边到底在想什么,她在大炎安插的眼线和曾经的好友们都还没有来信,也就是说他们同样不知道这件事。

且先不说大炎,现在她软硬梅雪都不吃,说又说不过,动手也不能,就很烦,烦的凯尔希恨不得用麻袋把他套起来然后抗走。

“不对……或许也有别的办法。”

凯尔希摸着下巴,她倒是有考虑过暗中帮助W和伊内丝把梅雪绑走然后半路劫人,这样一来还能把锅丢给特雷西斯背着,但是风险有点高,毕竟巴别塔的老伙计都知道W是个吃狐狸不吐骨头的家伙。

不过刚才的灵光一现倒是给了凯尔希另一种启发,因为她想起来了,罗德岛得知梅雪在龙门的消息是从塔露拉那边传来的,而且小狐狸和整合运动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

“我记得整合运动是乌萨斯冻原的那边……等一下,照这样分析,梅雪是被整合捡到的?”

凯尔希觉得自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整合运动好像就是个可以拿来忽悠小狐狸的借口啊,至于大炎的那边……说实在的,凯尔希感觉比起想要许愿,他们可能更多是想要保护梅雪。

因为昨天晚上到现在梅雪都是安全的,没有收到任何伤害,也没有人和他多加接触,看来大炎也知道绝不能来硬的。

又或者大炎本身更在意梅雪的态度,毕竟不管从辈分还是功绩,哪怕算上能力来说梅雪对大炎也是极为特殊的存在。

反正不管是那一种,只要梅雪自愿跟着凯尔希走,那么谁都不能直接拦着,嗯……整合运动是个很好的借口,他们不仅和罗德岛有着相当紧密的合作关系,也是志同道合的伙伴。

出于这些考虑,罗德岛可以为整合运动制定一个人才培养计划,为他们提供更多优秀的人才,在名单里加上一只小狐狸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家里的梅雪突然打了个喷嚏,手上的力道不小心大了点,一整袋鲜奶就这样了全都洒在了身上,他感觉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不过走到浴室里打算洗个澡的伤害朝镜子里看了几眼,唔,现在他和铃兰还有迷迭香一样变得满身都是白色了。

——————————————————————————

“阿嚏……”

也许是姐弟之间心有灵犀,远在整合的塔露拉也打了个喷嚏,挠挠头把自己脑袋上绿油油的树叶弄了下来。

走在切尔诺伯格的街道上,周围和平的样子让塔露拉甚至开始怀疑这个世界是否只是一场梦,但她体内的源石结晶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只不过这座辉煌的城市背后藏着太多人们看不见的黑色,这座城市的外面有着太多不公。

有人坐在百米高楼上端着红酒俯瞰众生,纸醉金迷;有人倒在无尽荒野中蜷缩身子等待死亡,暴尸荒野。

“这或许合理,但绝不应该。”

塔露拉长叹一口气,然后朝着约好的据点走去,今天是会面的日子,但不是和那群恶心人的家伙,而是和她最亲密的伙伴,她的战友,当然……也有那么几个情敌,这是最让塔露拉感觉无奈的了。

话说一想起情敌就又会想起梅雪,塔露拉现在恨不得直接跑去龙门见他,好好的温存一段时间,一晚上也行啊!

不过现在除了前段时间陈晖洁暗中寄给她的一张照片,她对梅雪的思念就只能写书来寄托了,现在她塔露拉可是乌萨斯小有名气的作者,同时还是一家企业的董事长,阿丽娜也成功当上了“白狐联合农产有限公司”的总负责人,整合运动的长期经费算是不缺了。

只可惜剩下的霜星他们没办法在这个城市里待着,不然的话也可以给他们安排一下,只是两家公司的话以后可不一定够用。

“收回对感染者的歧视!我们都是平等生活在这片大地的人!”

就在塔露拉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听到的熟悉口号让她不由得侧目,她发现那是几个很年轻的女孩儿,看上去还是学生,手上举着整合运动的口号。

其实这样的情况在切尔诺伯格已经不少见了,得益于那本小册子的启发,塔露拉明白民心才是真正的力量,依靠着各种宣传,现在整个城市早就开始有人选择站在他们这边,而且大多是年轻人,感染者居多。

不过这几个学生一看就不是感染者,因为她们甚至还穿着校服,看样子是附近某个学校的学生。

“学生……学生是最有热情的,尽管尚且缺乏各种经验,但总的来说仍旧是最值得争取的对象。”

塔露拉走到她们面前,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些钱放进了募捐箱里,她并不担心被骗,因为这几个学生看到她捐款的时候眼神里都在闪着惊讶和感动的光彩,那不是满口谎言的人会有的眼神。

“你们下次记得换上别的衣服,太显眼的服装会暴露自己,热情高固然是好事,但保存自己的力量更重要,我估计警卫队很快就要来了,你们赶紧换个地方吧。”

留下这样的忠告,塔露拉继续朝着目的地赶去,只留下几个女孩儿看着彼此,然后选择了听她说的果断跑路,成功避免了一次危险。

而此刻,在整合运动盘下的一家酒吧里,新加入整合的九不断翻阅着手上这本名为《×持久战》的小册子,她翻页的速度很快,但每一页的每一个字全都落入眼中,记在心里,同时大受震撼。

"

看完整本之后九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被人重塑了,她看着面前负责调酒的萨沙,或者说浮士德,发自内心的感慨了一声。

“艺术啊……”

是的,九就是这样看待手上这本小册子的,整本册子比喻排比的运用行云流水,对一些关键性问题和矛盾的解释简洁有力,以至于哪怕只是粗略的翻一遍都能让人感悟良多,九甚至有一种白活那么多年的感觉。

“这还只是一部分呢,我们也是之后才发现原来它是两本合订,第二本上的内容主要是思想方面的,回头再给你看看。”

梅菲斯特(伊诺)把手上把酒放到九面前,现在他和伊诺已经是这家酒吧的联络员了。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另一本了。”

九微笑着收起这本书,她发现整合运动真的比自己想象中更有系,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想见见写这本书的人,她估计对方这么好的文笔,大概率是个优秀的诗人,当然同时也是一位相当优秀的指挥官,九才知道原来游击战还能这么打。

“今晚的入队仪式真的不需要准备什么吗,我是说……入会金之类的。”

坐在酒吧里的一个穿戴厚重外甲的人显得很是拘谨,梅菲斯特记得她是一只佣兵小队的队长,前段时间刚加入的整合运动,代号泥岩,虽然穿得很厚……但好像是个女孩子。

“当然不需要,我们没有那样的规矩,泥岩姐姐,你应该很清楚我们的口号。”

“……让所有人自由平等的生活在阳光下。”

九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标语,那算是一种暗号,也是整合运动的理念,并且他们也真的在做这些。

接济贫苦,收留难民,甚至愿意把贵重的抑制剂给别的感染者使用,免费发放的那种。

更让九感到惊讶的是,前段时间有传言整合运动和乌萨斯的正规军起了冲突,结果他们居然还打赢了,哪怕那只是一只大队,但满编制的乌萨斯军大队也有着相当恐怖的火力,甚至可能有着高速战舰。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这个本来默默发展的组织开始正式走入人们的视野,但随后就有人发现它的足迹居然远到连玻利瓦尔和萨尔贡那边。

“这句话是我们一个哥哥最喜欢挂在嘴边的话,他是我们整合运动很重要的一员,以后你会认识的。”

“我期待着那一天。”

九微笑着,但心里已经可以肯定了,整合运动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暗中运作,他们不仅打败了乌萨斯的一只正规军,甚至打算夺下这座城市。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月票间贴多多!在这里推荐一下《日常番的我,获得舔食者特性》,大家可以去看看哦

第一卷 : 第127章 梅雪逐渐的变化

清晨,一道雷声打破寂静,让梅雪不由紧皱眉头抱紧了怀里的铃兰,然后又感觉到被后面的迷迭香抱紧了。

原本一个睡刚刚好的床,三小只挤在一块就不得不像这样变成三明治了,但是意外的很舒服,铃兰的尾巴抱起来手感挺好的,就是迷迭香有点贪心,把梅雪的一条尾巴抱怀里,剩下两条当被子盖。

不过作为一只自律的狐狸,梅雪也知道自己今天还要上班呢,小狐狸只能抖了抖耳朵然后依依不舍的起床,然后感慨一句原来别的沃尔珀掉毛这么严重,铃兰的毛发已经算是保养的很好了,但还是随手都能薅下来不少,尤其是昨晚她高兴到连话都不会说的时候,梅雪是从后面抓住尾巴的,手上掉了很多呢。

不过看了一眼铃兰和迷迭香安静的睡颜,小狐狸很贴心的没去打扰,毕竟昨晚她们两个轮流一起和他玩到大半夜,不是人人都像他这样一直精神满满的。

小狐狸乖巧又安静的抽出自己的大尾巴,然后给铃兰和迷迭香盖好被子,起床打算去给她们做早饭。

今天早上迷迭香大概是不会像昨天那样不吃正规早饭而是一直嗦狐狸精了,因为小狐狸看得出来昨晚她们两个的体力消耗很大,主要是初次会很疼,迷迭香当时直接把他最新买来的热水壶都给捏碎了,铃兰更是哭了出来,然后她们就明白了快乐的地方在哪里。

那之后尝到甜头的两人死缠着梅雪不放,交替着一直到凌晨三点,一般都是累了就换人,所以意外的玩到了很晚。

不过代价就是迷迭香和铃兰估计中午之前都不会信来。

梅雪知道,但仍旧给她们准备了一顿很有营养的丰盛早餐,还贴心的烧好热水,同时把换的衣服也放在了一旁。

做好这些之后小狐狸就欢乐的准备去上班了,两天的假期对他来说还是很棒的,而且后天就是周末的休假了。

“梅雪!姐姐想死你了!”

小狐狸刚走到自家的楼下路口,只见能天使一个飞扑就把他给捕捉了,她亲昵的蹭了蹭小狐狸的脸蛋,然后在他嘴角不着痕迹的吻了一下。

“吃过早饭了吗?”

“嗯,吃的很饱。”

虽然昨天稍稍的闹了一点不愉快,但那是昨天的事情了,本来也就是一件小事,梅雪当然不会放在心上,他很高兴的回亲了一口能天使,然后摇摇尾巴朝着后面的空和德克萨斯她们挥了挥手。

“咱们把能天使从这队伍里踢出去吧,没救了已经。”

“同意,我这就拍照发给陈sir,说不定还能捞一笔钱。”

看着德克萨斯和可颂在那边商量着怎么做掉能天使,空转而看向小狐狸,是她的错觉吗,感觉今天的梅雪比昨天更加的……诱人了?

也许是因为本身做偶像就需要一定的气质,所以空同样的有看别人气质的眼力,以前的梅雪只是一张白纸,单纯的让人想要和他亲近,现在的梅雪却像是染上了可爱的粉色,让人……想犯罪。

以至于空都开始怀疑这到底是她们认识的那只小狐狸,还是说什么地方窜出来逛大街的未成年魅魔。

“怎么了空姐姐?”

小狐狸坐上车之后还是和以前一样坐在后排中间的位置,自然和空是贴在一起的,因为小队里就他们两个没驾照。

“不,没什么,只是感觉今天的你有些不一样。”

何止是不一样,只是像这样贴着都让空的心跳有些加速了,她的目光不受控制的看向梅雪浅粉色的嘴唇,然后是衣领缝隙的里面,最后一路向下。

“可能是因为睡得比较晚吧。”

梅雪也没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对劲,小狐狸乖巧的摇摇尾巴,然后和姐姐靠近了些,从尾巴里拿出一颗苹果递了过去。

“吃吗?”

“嗯,谢谢~”

空接过那颗苹果咬了一口,然后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以前她也吃了不少梅雪给的苹果,它们每一颗都完全是一模一样的,不管是外表还是口感,然而今天的这一颗不管是口感还是甜度都更胜以前,是因为梅雪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但不管怎么说,小狐狸身上的秘密也不差这一颗苹果了,按照大帝的说法,就算她们四个人年龄乘在一起都达不到梅雪实际年龄的零头,小狐狸的存在远比他人想象的更久远。

当然,今天的他还是那么可爱,这就足够了。

—————————————————————————

史尔特尔行于荒野,背包里只需要带点吃的和两件换洗的衣服,她能像这样一直走下去。

至于安全问题?她还没有发现有什么是莱瓦汀一剑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召唤熔岩巨人给对方来一招更狠的。

“这样下去还要走很久……”

看着漫天的黄沙,史尔特尔不由得叹了口气,虽然她自己掌握着火系的源石技艺,甚至只要手握莱瓦汀,哪怕是在熔岩中行走也不成问题 ,但这样干燥的环境确实让她不舒服。

“想吃冰淇淋了。”

史尔特尔有些后悔为什么不找辆车,那样的话她就可以直接朝着城市开去,不过她这个感染者的身份确实不好办,但是至少得找个有冰淇淋的地方。

正当史尔特尔寻思着要不要半路找几个拾荒者或者赏金猎人借车用用的时候,手上的莱瓦汀突然颤动了起来,史尔特尔没好气的一巴掌打在它的剑柄上。

“别吵吵,我现在烦得很!”

被打脸的莱瓦汀有些委屈,但还是安分了下来,毕竟史尔特尔才是主脑,被这位脾气暴躁的姑奶奶拿在手里属实是件苦差事。

“要是他在这里就好了。”

回想起某只小白狐狸的面容,史尔特尔特别想念他的尾巴,当然了,主要是想念那些可以不限量供应的雪糕。

但是这会儿还是得先找到他才行,虽然不知道自己以前是否认识他,但记忆里有过他的相关,至少在他出现的那些片段里,史尔特尔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波动是开心。

根据记忆中残留下来的内容,她曾经和某人许下过约定,要保护好那个小狐狸才行,只不过记忆的混乱让史尔特尔直到前段时间才想起来还有这回事儿。

“喂,前面的快闪开,不要命了!”

就在史尔特尔还在梳理记忆中那些片段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看向自己身后,发现有一辆改装过的越野车朝自己驶来,估摸着大概是赏金猎人。

只能说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啊,史尔特尔正愁没车呢,这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另一边乌萨斯的圣骏堡,作为整个国家的君王,新任皇帝费奥多尔放下手上的这封加急信,开始思考着背后深藏的更多信息。

“陛下,科西切公爵乃是乌萨斯的忠臣啊,他……”

“我知道,你想说这封信上的内容不可信,然而我却不得不考虑。”

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财政大臣和军务大臣,费奥多尔站起身来,然后走到那张泰拉大地的地图面前仔细观察着。

“我们的邻居已经开始把眼睛看向更远的地方了,我们却还在纠结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再这么下去……乌萨斯早晚要亡的啊。”

费奥多尔的一声叹息让在场所有大臣都低下了头,尽管这位新皇帝尚且根基不稳,在不少中高层贵族眼中远比不过先帝,但他仍旧是乌萨斯的皇帝,手握重兵不说,其所支持的改革派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北部的邪魔,南方的热土,远东的异兽……这片大地从不太平。”

说到这里,费奥多尔不由得想起了那只白狐,那只三条尾巴的雪白狐狸,同时也会想起了数年前那一封加急到只有一句话的信件:白色的三尾沃尔珀出现在北境。

这让费奥多尔想起了那条乌萨斯的意志所化成的黑蛇,祂何其的阴险狡诈,凶狠残暴,长得还特别不好看,一点用处都没有,整个就是在拉低乌萨斯的形象。

看看人家大炎,白毛狐狸做祥瑞,打仗的时候能增加胜率,和平的时候能保证风调雨顺,长得都要更可爱点,md,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