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68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陛下,那我们……”

“计划照旧,一切按科西切说的去做吧,退下吧。”

费奥多尔挥手示意周围的人全都退下,然而还有一个人却留在厅堂中,那是乌萨斯的财政大臣维特,也是费奥多尔身边最忠诚的臣子。

虽然此刻的维特却搞不懂为什么自己的君主会同意执行科西切那个看上去就疯狂而不计后果的计划,但他知道的,这位新皇帝可不是外表看上去那样稚嫩,实际上他的潜力绝不在先帝之下。

“维特,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同意这计划,哪怕它会导致我们和大炎的战争?”

“臣确实不明白……”

“没关系,过段时间你就懂了,那位客人怎么样了?”

费奥多尔所说的那位客人自然是几年前突然出现在北境雪原的三尾狐,换言之也就是梅雪。

“已经查明人在龙门,但大炎那边已经派来人手,我们不好再干预。”

“那就不要干预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稳定内部局势,我已经给那些反对派准备好合适的棺材了。”

看着维特依旧神态自若,费奥多尔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地图上那个距离龙门非常近的大城市。

“切尔诺伯格,就是他们的丧钟!”

“陛下,您的意思是……”

被费奥多尔这么提醒,维特彻底明白了他的想法,既然这次科西切一派都赌在了这场计划上,那么只要他们的计划出现一点点的意外,费奥多尔就有了对激进派动刀的理由。

“那个组织叫整合运动是吧?只要他们能让激进派不好受,那就可以适当的当他们不存在,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的,我这就去。”

维特立刻离开,只留下费奥多尔一个人看着面前的泰拉地图,他突然觉得这片大地太小了,然而就是这样一块小的地方,周围却总有黑暗环伺,各国争斗不休,更别说头顶那片虚假的星空了。

“……总有一天,乌萨斯必将实现它许下的诺言,喂饱所有人民!”

"

"

ps:抱歉啊今天就这七八千字了,因为稍微有点忙,明天还得吧拉普兰德和铃兰她们的番外写一下,大家可以期待一波的

第一卷 : 第128章 论梅雪的战斗力

“所以梅雪你自己都对那些事情没印象吗?”

抱着小狐狸的尾巴帮着梳理有些凌乱的毛发,空本以为去问梅雪那些关于他身世的事情会让小狐狸产生抵触呢,没想到他居然毫不在意。

“嗯,我是在乌萨斯的冰原上被捡到的,那之前的事情完全不记得了,之后又来到龙门被陈姐姐收留。”

因为整合运动的事情需要保密,所以小狐狸只能按照原来安排好的那样把自己的身份说成被拐进来的。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告诉能天使等人自己是整合运动的人,小狐狸不想对自己喜欢的人撒谎,但是他现在确实需要隐瞒身份,出于愧疚不由得把脑袋埋在空的怀里蹭了蹭。

(这有点难顶啊)

空感觉自己早晚得失血过多而死,小狐狸的主动亲近总是充满温暖和可爱,让人心都软了不少,特别是他可爱的小脑袋瓜顺从的倚靠在怀里的时候,让人真的很难抑制住伸手摸头的冲动。

当然,从能天使和德克萨斯那能杀人的眼神来看,空大概也可能因为一点队伍内部的冲突而人间蒸发。

“梅雪,来让姐姐抱抱。”

同样坐在梅雪身边的能天使有些不爽,伸手把小狐狸抓起来强制性的放到了自己的腿上坐着,还是正对着自己的。

“阿能姐姐抱抱。”

小狐狸抖抖狐耳打算张开手抱抱能天使,结果直接被她按着脑袋埋在了胸口,不过靠上去的第一时间小狐狸就发现这个触感有点不对劲了,昨天他可是和拉普兰德玩了很久的,所以对这个触感还算比较了解。

关于这个梅雪是比较了解的,因为昨晚迷迭香就有埋怨过身材的问题,还说以后打算垫一下试试看。

虽然很想开口问一下能天使是不是垫起来的,但梅雪的直觉告诉他这个问题最好不要开口,会有危险的。

“闻起来很香啊,来让姐姐咬一口。”

能天使把脑袋埋在梅雪的发丝间嗅了嗅,很香,像是某种花的味道,小狐狸对这个行为并不抗拒,亲近的人开这种玩笑他还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塔露拉也说过吃不止一个意思。

在排除掉自己最不喜欢的那种被吃之后,梅雪能想到的可能性只有一个。

“如果是阿能姐姐的话……唔,梅雪可以的。”

说着梅雪主动的把手搭在肩膀上轻轻往边上拉了一点,让自己的肩膀和锁骨可以更多的露出来,眼神里满是无辜和依赖,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大的杀伤力。

面对这属实绝色的一幕,空和能天使还是没能顶住这样的诱惑,鼻血就这么流了出来,德克萨斯更是已经开始想着待会儿找什么样的理由让梅雪待会儿和自己单独行动了。

(后天的假期邀梅雪一起玩吧)

抱着这样的主意,德克萨斯决定回头下班就去把酒店的订好,然后找个机会和借口把梅雪忽悠到那边去。

“啊这个……我……”

这下反而是能天使被梅雪整不会了,她没想到小狐狸会这么主动,而且还学会了利用自己的姿色,妈耶,好想直接在这里就开干啊。

“能天使,五年起步,最高死刑。”

空适当的提醒让能天使懵然心神一震,连忙假装咳嗽了几声来掩饰尴尬,刚才她是真的想把梅雪给那啥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小狐狸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魅力,总让人容易把握不住自己。

“阿能姐姐生病了吗?”

看着能天使莫名其妙的咳嗽,梅雪伸手从尾巴里拿出感冒药和凉白开递到她手上,然后乖巧的用自己的尾巴给她盖着。

“那倒不是,就是吃西北风的时候呛到了。”

抱着梅雪蹭了蹭,小狐狸的乖巧体贴让能天使心里又有一个阿伟死于枪毙,她感觉自己需要把“带梅雪去拉特兰见父母”这件事给提上日程,而且自己也确实好长时间都没回家看看了。

(不知道老爸老妈会有什么反应,不过老姐一定很喜欢他)

一想到这儿能天使脑袋上的光环都闪了两下,她觉得这日子还是很有判头的,而且关键是……梅雪合法了!拦在他们当中的最碍事的屏障也不存在了!

能天使此时还不知道,她的姐姐蕾缪安确实挺喜欢梅雪的,主要是在疗养院待着太闲了,蕾缪安闲着没事干就找梅雪聊天,小狐狸的工作也不算忙,两边聊的还挺火热。

因为铃兰这些天都是在梅雪这边,所以蕾缪安是这段时间和梅雪聊天最频繁的了,至于缪尔赛思?她好像每天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准备加班。相当的忙碌,小狐狸这些天都只和蕾缪安聊。

【今天的工作还顺利吗?】

【嗯,和以前没什么不一样的,姐姐的身体还好吗?】

因为实在有点难顶,能天使只好把梅雪推到空的那边了,这倒不是她脸皮薄,是她真的怕自己做出点什么被德克萨斯直接举报,她完全有理由相信德克萨斯会这么做,别问,问就是情敌。

而梅雪当然也乐意和蕾缪安聊,反正闲得慌,和蕾缪安聊天是件很能消磨时间的事情,而且小狐狸对蕾缪安所讲述的拉特兰充满好奇。

在蕾缪安的描述里,拉特兰是个充满了光辉的地方,那里的人热情好客,大都是萨科塔和黎博利,而且酷爱各种点心。

如果可以的话梅雪还真想去见识一下,不过这得塔露拉同意才行,小狐狸不能乱跑,他得等姐姐来见自己的时候在问。

【以后有机会的话来玩吧,我让我的妹妹带你逛逛】

【嗯~我以后一定去】

看着屏幕上的回信,蕾缪安感觉要是梅雪在自己面前的话自己肯定得抱抱他,别的不说这小狐狸实在够可爱的。

“总感觉让小乐和他凑在一起有点委屈人家啊……”

一想起能天使那个让人有些头疼的性格以及她在拉特兰闯下的赫赫威名,蕾缪安感觉自己的妹妹有点配不上梅雪了。

毕竟她最清楚自己妹妹那个不着调的性格,别的不说,莫斯提马的来信都提到她这几年在龙门同样的不安分。

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马上就是日常的复健锻炼了,蕾缪安无奈的给梅雪发了一条消息,心里埋怨着今天过得真快。

【我先去忙了,待会儿聊】

【姐姐辛苦了~】

唯一能聊天的蕾缪安也下线了,小狐狸收起自己的通讯器,任由空抱着自己的尾巴搁哪儿抚摸。

就在小狐狸寻思着回头怎么样才能让塔露拉和陈晖洁答应自己去拉特兰的时候,坐在最前排的德克萨斯似乎发现了什么,忍不住回头看了两眼。

“啧……好像是黑手党,从刚才就跟着我们。”

说来也是奇怪,德克萨斯不觉得今天要送的货物里有啥值得黑手党惦记的啊,按照货物清单,最贵重的东西也不过是一台便携式电脑,还是特么二手的。

“黑手党,是坏人吗?”

小狐狸摇着尾巴,这还是他上班这么长时间第一次遇到类似的事情,但是看德克萨斯和能天使的表情也知道可能会有点麻烦。

“说是坏人其实也没错,毕竟他们一直都和我们过不去。”

“说到底我们明明就是一家普通的物流公司,为什么会扯上这种事情?”

德克萨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虽然企鹅物流全员战斗力高,时不时会生死时速,偶尔的卷入火并斗殴事件,但他们真的只是一家物流公司啊。

“坏人的话我打电话给陈姐姐吧~”

小狐狸说着就打算拿出通讯器给陈晖洁打电话,不过能天使摇了摇头。

“不行的,他们现在啥都没干,只是单纯的跟在我们身后,就算是陈sir也不能说什么的。”

“等他们先动手,梅雪你躲好。”

别的不说,小狐狸的安全肯定要放在首位,且不说梅雪受伤会让多少人炸毛,德克萨斯自己都不可能让那种事情发生。

“不用,要打坏人的话我也可以的~”

小狐狸抖了抖狐耳,他可不是看上去那么人畜无害的,战斗力的话多少还是有的。

“这么说起来,我们当初招新人的时候确实对战斗力有要求的。”

能天使这才想起来,企鹅物流的员工要求有一条特别备注:能打。

“可是梅雪,你可以吗?”

能天使有些疑惑,主要是大家对梅雪的印象统一都是:弱小可爱,好欺负。

因为外表缘故,所以战斗力这块大家总是下意识的把小狐狸排除在外的。

“当然可以~”

小狐狸说着把手伸进尾巴里摸了摸,然后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里拿出了机枪射手。

也许是因为在梅雪的尾巴里待太久了,久违出场的机枪射手显得很是开心,眼睛都是眯着的。

震撼,深深的震撼,德克萨斯和能天使算是小队里见识最广泛的,但她们从没见过这种玩意儿,连是生物还是动物都分不清。

“梅雪,这是什么东西?”

看着这个绿油油的玩意儿,能天使实在搞不清楚它是拿来干嘛的,总不可能是拿去抡人吧?

“机枪射手,和阿能姐姐的铳差不多。”

梅雪抖着耳朵,然后把机枪射手装在了自己的尾巴上,只可惜这次没有黑蛇小姐在他尾巴里当辅助瞄准。

“等一下,这玩意儿也是铳?活的?”

能天使大受震撼,然而梅雪接下来做的事情更出人意料。

小狐狸看了一眼后面紧跟着的那辆车,思考了一下,然后从尾巴里又拿出一根一米长的玉米棒子塞进机枪射手的嘴里。

—————————————————————————————

“老大,咱们就在市区动手,事后的风险太大了吧?”

看着前面那辆属于企鹅物流的车,透过车后玻璃窗还能看到梅雪的大尾巴,虽然心里念着那五亿的赏金,但黑手党心里也是怂的。

这里毕竟是市区,在这边下手被近卫局盯上就糟了。

“谁告诉你我们要在市区动手了?”

为首的老大一巴掌拍在小弟头上。

“跟着,今天他们肯定要去贫民窟那边的,兄弟们都在那里埋伏着呢。”

五亿赏金,这就是今天这帮黑手党盯上梅雪的原因。

虽然不知道昨天夜里那个萨卡兹到底是什么来历,但那三千万的定金可是货真价实的。

根据那个萨卡兹给的资料,那个沃尔珀不过是个普通人,源石技艺都不会,除了和近卫局某个人有点关系之外就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了。

当然,黑手党这边也不都是傻子,肯出那么多钱来买下这个人,就足以证明对方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不过没办法,兄弟姐妹们都是要吃饭的,他给的太多了。

“企鹅物流啊,真不想和这群家伙扯上关系,但是没办法……按照说好的,事成之后兄弟们一起离开龙门,避避风头。”

“是……等一下老大,那是什么玩意儿?”

在一车黑手党的注视下,前方的车辆突然从窗口伸出一条尾巴,上面还有绿色的什么东西。

然后在他们逐渐惊悚的目光中,那个绿色的玩意儿喷出一根半人大的玉米棒子,径直朝着他们飞来。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