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69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轰!”

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被炸飞的车辆,德克萨斯和能天使等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可颂思考了好一会儿,伸手拍了拍能天使的肩膀。

“要不你考虑一下,把脑袋上的光环换成这个吧,虽然绿了点,但至少不刮痧。”

有那么一瞬间,大家感觉能天使可能不适合继续在这个队伍里待着了。

甚至能天使自己也觉得这个远程射手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小狐狸只是开心的摇了摇尾巴,很显然对这个威力相当满意爬,而且他还刻意瞄准了前面的位置,保证不会对那些人造成太大伤害。

“歪比巴卜!”

抱着机枪射手蹭了蹭,小狐狸这个奇怪的发音让人理解不能,不过看得出来这是他和植物的特殊交流方式。

能天使有些好奇的学着梅雪同样喊了一句。

“歪比巴卜?”

然而机枪射手只是瞥了一眼她,然后朝着梅雪点头晃脑。

小狐狸显然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转头看着能天使。

“阿能姐姐,他说你刚才至少有五处发音错误。”

“还有,他嫌你口径太小了,一看就是刮痧的那种。”

能天使顿时感觉像是被自己老姐一发大狙打在了心口,且不说为什么梅雪能读出这么多信息,她感觉自己作为萨科塔的尊严顿时荡然无存了。

"

ps:这章是手机码的,所以有错字大家多担待,晚点时候再更新,番外明天发群里,月票间贴多多!推荐一下《怎么世界显示血条了?!》,感兴趣可以去看看哦

第一卷 : 第129章 诗怀雅逐渐沦陷

“姓名。”

“蕾缪……不对,阿sir咱们都认识那么久了,你不至于连我叫啥名都不知道吧?”

面对面前审讯自己的警员,能天使对这种繁琐的流程感到厌烦,她一年要来这边几十次,就算是近卫局最新来的成员也该认识她们企鹅物流小队了,而且登记表这种东西能天使每年开头都会填至少五十份留着以后用呢。

“走个流程而已,你的表都填好了的,我就是搞不懂你们怎么又会被黑手党盯上。”

“我们也觉得稀奇啊,今天的货物里最值钱的就是那台二手笔记本电脑,关键里面的数据全都是未成年禁止,也算不上多重要啊。”

能天使自己都搞不懂为什么会被黑手党盯上,总不可能这群人连点小电影都找不着吧?不会吧不会吧?

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个时候毕竟是在市区,哪怕刻意的避开了重要位置,但梅雪的那一发玉米加农炮还是直接把对方的车炸翻了,造成了不小的骚动和交通事故(其实就是堵车)

于是小狐狸迎来了企鹅物流必备的项目——蹲大牢。

“阿sir,梅雪那边没事吧?”

“……你觉得我们敢让他有事吗?他可不同于你们。”

面前的女警官没好气的给能天使翻了个白眼,人家梅雪可不知道多乖呢,犯了错主动承认,不得罚就说会写检讨书同时好好赔偿,完全没有因为自己的姐姐是陈警司而有任何不配合,相反小狐狸还特别担心陈晖洁知道这件事。

因为梅雪知道陈晖洁一旦听说这事儿之后肯定会很担心,这段时间她的工作量已经足够多了,小狐狸不想让自己的姐姐在多加劳累。

“那就好……”

能天使多少松了口气,其实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的,毕竟当初她就答应过陈晖洁要保护好梅雪,而且现在梅雪对她来说意义非凡,虽然近卫局的人不会伤害梅雪,但要是吓到小狐狸也不好。

其实别说是没事了,现在的小狐狸简直不像是在受审讯,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的。

“梅雪,要吃排骨饭吗?”

“饿了么,姐姐这里有零食。”

“有没有受伤啊?”

诗怀雅的一连串发问让小狐狸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只是都摇头表示自己一切都好,只不过从尾巴摇晃的速度还是可以看出来他多少还是有些不安的。

其实梅雪也没想到自己会闯这么大的乱子,小狐狸本来只是想打坏人,但那个玉米加农炮的威力确实有点大过头了,还好没波及到其他人。

“没事就好,我都给吓坏了,还好当时我就在附近巡逻。”

诗怀雅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伸手把小狐狸抱在怀里揉了揉,对梅雪的审讯当然不可能太过严厉,毕竟小狐狸才多点,太凶的话会吓到他的。

而且梅雪本身也很配合,问什么就答什么,小狐狸唯一的请求就是不希望陈晖洁知道这件事。

“抱歉诗怀雅姐姐,我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大威力,我都没塞辣椒和大蘑菇了。”

小狐狸坐在诗怀雅的怀里,因为诗怀雅的手劲挺大,小狐狸只能贴着她的胸口蹭了蹭,嗯,这个触感就不是垫起来的了,不过比塔露拉的稍微小点。

“辣椒和蘑菇……算了,你身上的小秘密还真不少啊。”

直到梅雪刚才当着自己的面掏出那个玉米棒子之前,诗怀雅说什么都不相信这玩意儿居然能把龙门的公路炸出一个半径三米的大坑,而且按照梅雪的说法,这个玉米棒子不同于黑色的蘑菇弹和红色的大辣椒,他一次大概能拿出个几十根,关键这玩意儿还能煮着吃,炸了就是爆米花。

不过对于诗怀雅来说这些都不重要,这年头谁都有秘密,作为太古集团的千金她也是见识极广的,现在她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被梅雪抱着还挺爽的。

也许是因为经常被人抱在怀里,梅雪对这种事情相当的熟练,小狐狸亲昵的蹭了蹭诗怀雅的胸口,奇妙的触感和一丝丝的羞耻心造成的喜悦带给诗怀雅的大脑不一般的兴奋。

一想到在审讯室里和陈晖洁最喜欢的弟弟如此亲密的接触,诗怀雅感觉不是一般的爽,她忍不住低头轻轻咬住梅雪的耳朵,然后笑着把小狐狸的脑袋埋在自己怀里,近距离嗅着他身上的花香。

“梅雪,你也不想被陈晖洁知道这件事吧?”

诗怀雅对耳朵的啃咬让梅雪忍不住想起昨晚,他开始怀疑是不是所有的菲林都喜欢咬耳朵这个部位,但诗怀雅的话确实没说错,他不想被陈晖洁知道这些。

“嗯,诗怀雅姐姐,拜托你帮我保密了。”

“保密的话当然可以,不过嘛……你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封口费吗?”

也许是因为良心未泯,诗怀雅的心里多少有点负罪感,毕竟她也不像能天使她们那样忽悠小狐狸丝毫不害羞,但是像这样当个坏女人诱骗小狐狸怎么说呢,心里暗爽啊。

“知道,阿能姐姐和德克萨斯姐姐经常给我封口费。”

小狐狸抖了抖狐耳,这个回答让诗怀雅稍微愣了一会儿,没想懂那群家伙给梅雪封口费干嘛,不过看小狐狸伸手进尾巴里打算拿钱,诗怀雅连忙制止了他。

“我要的可不是钱,你看我像是缺钱的样子吗?”

梅雪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他可是很清楚诗怀雅有多富的。

“可是姐姐你不是要封口费吗?”

“封口费也不一定是钱,还可以是别的什么,比如……算了,要不这样,你亲我一下,我帮你瞒着陈晖洁怎么样?”

说完这话的时候诗怀雅自己都感觉脸好红,她这算不算协恩图报?不过感觉真的有点……就,特别想欺负一下怀里的梅雪,感觉这小狐狸真的适合被人欺负。

然而这个要求让小狐狸轻轻摇了摇尾巴,正当诗怀雅以为他不乐意的时候,梅雪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轻轻搂住她的脖子吻了上来。

说实话诗怀雅本来只打算让梅雪亲一下自己的脸来着,然而小狐狸对于亲吻的理解显然和她有些差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直接给诗怀雅整不会了,她脑袋里最开始就一个想法:娘嘞,我的初吻!

但是很快她就沉浸了,因为梅雪的嘴唇香香软软的,而且很甜,甜到让诗怀雅选择了转被动为主动,她感觉自己的大脑过载,这会儿脑袋里只想着该怎么压榨小狐狸了。

不过在这方面很显然梅雪比她有经验的多,小狐狸一点点的诱导着她的动作,同时完全配合让诗怀雅占据主动,不过梅雪唯一不太满意的是:诗怀雅的舌比迷迭香的要更加的挠人一点,像是有点刺,好像菲林都是这样的?

还好诗怀雅是单独审问梅雪的,否则这一幕被人看到连解释的余地都不会有,她也没想到梅雪居然会这么主动,当然,被挑起欲望的她比梅雪还主动,毕竟这么大个人连恋爱都没有过,这也算是她第一次开荤了。

“唔……”

等到二人分开,梅雪主动咬断了连接着彼此的那条细细的银色水线,小狐狸的脸很红,也不知道是憋的还是害羞,反正诗怀雅是两者都有,她甚至舒服的忍不住哼唧了一声,背后的尾巴可劲甩。

“这样就可以了吗姐姐?”

“可……可能还不够。”

诗怀雅得承认自己上瘾了,她没想到梅雪的吻居然真的是甜的,这只小狐狸简直是天生的祸水了,如果不是场景不合适外加足够的克制自己,诗怀雅感觉自己肯定会把他直接压下去然后在今天完成自己的成人礼。

“那我继续,不过姐姐你先吃一下这个,”

小狐狸摇了摇尾巴,从尾巴里拿出一盒口香糖递了过去。

“额……这是?”

“姐姐你早上一定吃的韭菜盒子。”

梅雪一句话让诗怀雅闹了个脸红,她才想起来自己早上巡逻的时候确实顺手买了韭菜盒子当早饭,所以口腔的味道确实有点大,刚才光顾着回味小狐狸的味道了,对于梅雪来说确实有点……额,不好受。

不管这样的话确实缓和了一些气氛,诗怀雅把口香糖丢进嘴里,然后从内部关闭审讯室的对外窗口,把梅雪压在是审讯用的桌上,朝着小狐狸伸出了自己的爪子。

然后……然后其实也没什么,真的没什么,至少比起今天晚上我要发的番外来说算不了什么。

—————————————————————————————————

“说,为什么会和企鹅物流产生冲突?”

而就在诗怀雅和梅雪隔壁的仅有一墙之隔的审讯室里面,陈晖洁看着面前的黑手党成员,这次闹这么大她不可能不知道,只不过不清楚是梅雪闹出的动静,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

毕竟梅雪现在也就是公认的群宠了,魏彦吾昨晚甚至找陈晖洁商量要不要给小狐狸修个别墅或者园林啥的,以表示对这位小祖宗的尊重,顺便希望能借点好运气,希望以后藏的私房钱不会被发现。

“我们……我们只是想要那里面一个比较贵重的货物。”

“你*龙门粗口*还在说谎,那里面最贵的就是一台二手笔记本,你是瞧上里面的小电影了?贫民窟一块钱1G的玩意儿值得你们冒这个风险?”

陈晖洁恨不得一剑把面前这个家伙拍到墙上挂着,因为这些家伙居然想着对她的弟弟下手,虽然知道企鹅物流的生意一直都有些意外,但陈晖洁可不觉得他们是冲着抢货去的。

考虑到企鹅物流和黑手党之间的矛盾,报复行为不是不可能,但陈晖洁更担心这些家伙是针对梅雪去的,因为小狐狸现在很容易牵扯到所有人的神经。

“说吧,你们背后的人出价多少?”

当陈晖洁说完这话的时候,在她面前的黑手党成员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愕,这印证了陈晖洁的想法,大概率是他们背后的人盯上了企鹅物流,更准确的来说,可能是盯上了梅雪。

“你怎么……”

“回答我的问题。”

不用等陈晖洁动手,腰间的赤霄自己就从剑鞘里弹出,在空中自由的转了几圈之后直接插在了桌子上,冰冷的金属桌被如同豆腐一样轻易切开,赤霄锋利的剑芒让人心里发汗。

“五亿,五个亿的龙门币,已经给了三千万的定金我们才敢行动的。”

“还挺多,但你们也不动动脑子,至少也价值五亿龙门币的目标会是简单货色?”

陈晖洁感慨着,其实这个金额不能说多了,只能说根本就是忽悠人,梅雪的力量不管对于任何个人或者国家来说都是绝对的强力,五个亿的龙门币怎么可能和小狐狸等值,真要是用钱就能买到一只梅雪,乌萨斯那边肯定很乐意让开价。

“这个我们也怀疑过,可他给的实在太多了,阿sir,我们拒绝不了啊。”

“那么你们的雇主长什么样?”

“额……好像是个萨卡兹,但是我们感觉他又像是萨科塔,而且感觉像是个女的。”

(居然还做了一定的伪装,看来也不傻,至少比这群家伙聪明多了)

既是萨卡兹又是萨科塔,这样的存在对陈晖洁来说多少有些新奇,她一时间没想到会是谁,但这一点值得关注。

然而陈晖洁并不知道,此刻的企鹅物流据点内,大帝的面前就恰好坐着这样一个既有着萨卡兹的角和尾巴,又有着萨科塔的光环和光翼的人,但她的光芒大都暗淡了。

“这次回来是找她的?”

“当然不是,我暂时还不想和小乐见面,只是祂听说有个老朋友出现了,很好奇他的状态。”

莫斯提马咬了一口能天使本来打算下午回来吃的蛋糕,大帝扫了一眼她放在沙发上的两把法杖。

“所以是祂让你发悬赏找人玩绑架的?”

“祂说想看看老朋友的实力,我也没办法。”

“嘁……还是老样子啊。”

大帝端起红酒一饮而尽,然后有打算续一杯,对于莫斯提马的出现他并不意外,毕竟她手上拿着锁和匙,差觉梅雪的出现是早晚的事情,老朋友之间总得见见,莫斯提马法杖里的家伙也是少有和梅雪关系比较好的。

“那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额……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想和他来一场约会罢了。”

“啪嚓!”

一瓶上好的红酒就这样从大帝的手里掉到了地上,发出了不可名状的尖啸声。

"

"

"

ps:嗷呜~月票间贴多多!今天也要努力更新!

第一卷 : 第130章 莫斯提马加入战场

龙门的某家酒店里,闪灵正在给丽兹坐着定期治疗,同时按摩她的腿部希望能起到一点效果,但看丽兹的表情就该知道这一次也是毫无作用,但她并不失落。

“抱歉丽兹,我没能把他带回来。”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